我的國泰空姐朋友

林平誌 於 22/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說起她,要追溯到十二年前了。我曾經也為她寫過一篇,是重遇後寫的。這一篇,是記錄國泰大規模裁員而寫的,而她,其實在幾年前已離職,並不是這風波的被裁空姐之一。只不過,我很記得那時候,她跟我說過的一次電話。

十二年前是我讀書的樽頸位,因高考的分數不足以獲取大學學位,卻又不甘心就此工作,就在迷茫之時,選擇了副學士,當一個太空人。說真的,太空人的那兩年是人生中快樂且記憶極多的兩年,在那兒找到最有緣的人,也遇到最談得來的人。

最談得來的女生,大概就是她。那些年我們能夠成為好朋友,是不容易的事,因我這個人很古怪,很難有同聲同氣且不嫌棄我的朋友。她可算是最無架子,也任何事情都掛在臉上的女生。長頭髮,總有很善良的笑容。

我們有時候會兩個人去吃拉麵,那家拉麵店還在,平價的,但美味。當年是玩MSN聊天的,聊天記錄會爆滿,和她就有這種情況,證明了無論在文字或現實的交流中,我們都有聊得來的話題。她當年的確會告訴我很多事情,我都記得清楚,不知道為何這樣清楚。
副學士的第二年,當眾人都拼命為搏上大學而努力時,她卻告訴我不打算再讀下去。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錢,不想再為這個沒太大希望的學位而付出更多錢,反而想馬上賺錢。我沒能阻止她的決定,雖然有點不捨,但每個人的路都不同,她選擇了工作,我卻堅持讀下去。

很記得她說過,她想的工作是自由自在,能夠暢遊及欣賞世界的每個日落,而且是有錢收的。這工作,對於當年的女生而言,大概就只有空姐了。我常揶揄她不夠漂亮,如果去面試空姐未必有別人般吃香。

她就說不會被人看死,然後她真的去了面試,那時招聘人手的航空公司,就是國泰。她跟我分享了面試過五關斬六將,好幾關她都以為自己「收皮」(她的口頭禪),但又收到通知叫她繼續去。如是者,一直來到最後階段。

那天是假期,我在家打機。大約是下午時份,我收到她的電話。我心裡已準備了大量安慰她的說話,因她說過每過一關就已經不知道要做什麼,相信最後一關都只會是陪跑。電話一接通,她就用嘹亮的聲線叫了一次我的中文全名,然後就難掩興奮地說:「我得咗喇,佢哋請咗我!」

當年的通話我仍有印象,她就如中六合彩那樣快樂。她實現了比起讀大學更大的夢想,我在電話裡沒有再揶揄她,而是恭喜她,取得一份夢寐以求的工作。我還想請她吃一餐慶祝,可是,那餐飯最終沒有吃,依稀記得是與她的感情狀況有關。

後來她有給我分享穿起空姐制服的相片,紮了髻的她與讀書時的不同,抹上淡妝,頓然漂亮了,完全是長大了的感覺。我打趣說,若下次我搭國泰時遇到她,能否要求兩個杯麵。

那個遇見及杯麵都沒有實現,她告訴我這消息後,就穿梭在世界之間的落日,我就在為了上大學而瘋狂作戰,而我們各自遇上戀愛對象,自此之後的對話及交流也如升空的飛機與跑道的距離那樣,直至跌至零。

她當空姐後我們沒有再見,偶然在文字上知道她身處何地,她也有寄過我明信片,只是我還欠她的飯,似乎也很難實行。到了二O一O年代後期,我們幾乎零交流,後來我寫空姐小說《八百後》,向她請教了一些空中咖啡的事,航機上並沒有曼特寧。

小說出版後,我有送她一本,寄到她家裡,她說很多字看不懂。我苦笑,空姐對於空姐的故事都提不起興趣,那寫這故事的人都挺失敗。這個空姐工作一直進行了超過十年,直至那天突然在村口遇見她。

那的確是恍如隔世,真的十年不見,一見到她,她就像當年那樣大聲叫我的中文全名。關於重遇的那篇之前已寫過,而如今想寫的,是她沒有再當空姐,落地後的人生,嫁給一個才俊,回歸她原本住的大埔,更住進我的同一條村。

國泰裁員五千三百名香港員工,這天應被歷史永遠記下。她與國泰再無瓜葛,但我相信在她心裡,這消息也一定如刀割。

註:相片獲空姐愛七桃 X FA loves Travel 授權使用,在此特別鳴謝人美心善的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國泰  空姐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24/10/2020 評論 NO. 1

    師兄,文采風流。羨煞旁人……………………如我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26/10/2020 評論 NO. 2

    風流嗎,想要倜儻多點,哈哈。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