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塘的花輪

林平誌 於 17/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在九龍塘某中學上學,下課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一起為英文科的Project工作。沒有華麗的房車接送,因他家就在學校咫尺之遙,那是一間有獨立花園及大門的三層別墅。走進大屋,他帶我走到鋼琴前,他坐下來,纖幼的手指演奏着我不熟識卻悅耳的樂曲,他說要為我們合作的Project作一首英文歌,由他來作曲彈奏,由我來演唱。

踏進他的家,我只知道平生未必會再接觸到這樣的一種空間。他彈奏完初步的曲調後,站起來,說帶我參觀一下他的家。的而且確,若沒有他帶領,我還不知道該如何起步。他家也有工人,好像不止一個,是華裔的,我問有沒有管家,他說沒有。屋分為三層,地下是用玻璃幕牆與屋外的花園連為一體,飯廳放了一張可容納二十人用餐的橢圓形餐桌,不記得是何種材質,只記得空間十足,各自坐在對角位用餐的話,絕對不擔心社交距離不足。

客廳放了特別訂造的沙發,也許也能讓二十個人安坐,我沒有想像過,只知道坐下來後,可看到那座鋼琴,能夠聽得見他的琴音,優雅且悅耳。他說除了工人外,屋內一家四口生活,他有一個姐姐,每人一個房,睡房設在二樓。他帶我透過樓梯走上二樓,上樓梯前他還介紹了設在屋內的升降機。我雖然不明白只有三層的屋要設置升降機,或者有時候他要把鋼琴搬到二樓的房間去彈奏吧。

他的房間不算大,只有一張床,簡潔的書枱和衣櫃,沒有如一般中學生般貼滿卡通海報,簡簡單單的,與大屋的華麗有點格格不入。他說姐姐的房間在走廊的另一端,關上門,面積與他的房間相若。不等我問他父母的房間也在二樓嗎,他就帶我走上三樓,說主人套房在三樓。

第一時間介紹的,不是主人套房,而是在主人房毗連的桑拿房。桑拿房的設計與外間的大同小異,我只在電視裡看過,還未真正使用過。我們坐了在木製的房內,沒有開啟桑拿的設備,只是坐下來,已感受到那份奢華。他說父親需要焗桑拿,與其出外,不如在家裡修建一間。

相信沒有多少香港人可隨時在家中修建一間具規模的桑拿房,故此我最記得這房。他沒有邀請我與他一起焗桑拿,但我相信他邀請的話,我都會推卻的,畢竟不想讓他看見我臉紅的模樣。大屋的桑拿房算是最大亮點,天台還有一個戶外泳池而已,沒有室內恆溫系統,他應該不能在嚴冬之時暢泳。

***

Cornelia跟我分享她中學時期印象最深刻的同班同學,讓我想起《櫻桃小丸子》的花輪和彥,那個超越了富二代的富家公子。她說那位中學同學不招搖很低調,是個很內斂的小伙子,戴眼鏡,話不多,卻很有才華。

我聽她平平淡淡描繪着那間脫離現實的大屋,知道的確有人住在這種屋內,只是我預計不到竟有認識的人曾親自踏進這些屋中。不止是參觀,她還說同學的媽媽回家後,特意買了名牌子蛋糕給她吃,還邀請她留下來晚餐,只是她推卻了。

常打趣說,她要嫁進一個起碼住在七億獨立屋的家,她描繪的那間屋,在如今看來,應該和七億相差無幾。只是,她已經許多年沒有再見那個花輪同學,只是偶然在社交網站上看到,他由小伙子變了大人,斯文,別墅鋼琴加上才華,即便依舊低調,也大概會被女人圍着團團轉。

我問她,若有一天在街上重遇他,會不會想再次參觀他的大屋。她卻說未知他是否仍住在哪。我說,能夠住在那地方的人,應該不會發生所謂的家道中落事件,最多只是因風水關係搬了去第二區。

不過,把食物和愛情都看得很淡的Cornelia,面對如此一個超級鑽石盤的時候,卻有如小孩吃青椒那樣,有人很勉強吃掉,有的人吐出來,有的只會望着,等待大人來餵食,她是後者。

Cornelia說隨緣,若果有天他會帶他走進那間設於三樓的桑拿房去,也許會讓他看看她在高溫下臉紅的模樣。我說女人嫁入豪門不成問題,成功例子比比皆是,反而是平凡的男人若要愛上甚至娶一個住別墅的女人,那才是人生最大的鴻溝。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花輪  九龍塘  桑拿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