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林平誌 於 03/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那一天,是要記下的一天。那一槍,那一發子彈,深深地射進那個中學生的身體裡,也射穿了千百萬個香港人的心。然而,許多人在心痛及沉重之時,同一個時空裡,卻有着不可思議的涼薄言論,十月一日那晚是冷血如冰的留言,十月二日的中午,我親耳聽到茶餐廳裡的大叔大放厥詞,除了不停指責受傷的那名中學生外,最令人心寒的,是他嫌手槍的制敵能力太差,要求提高武力水平至步槍。

十月一日那天,最令歷史記下的,不是那記向上奔射而形成的萬歲煙花,也不是那個代表了香港警察上京享榮耀的光頭者,是那個被警察近距離用實彈射擊胸口的十八歲中學男生。這一槍,歷史會永遠記下,一百年過後,仍然會有人記得這一槍,是抗爭的年輕人中的第一顆子彈,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樣的痛,而作為人父的我,心很痛,希望那孩子康復後,能夠站出來,昂首向前,永不低頭。

然而,香港此刻,並沒有天下父母心。撇開政見或良心,只是很單純的說一下人性,人與禽獸最大的分別,是人有惻隱之心。槍擊事件發生後,震撼了世界,卻也揪出了人性。我看到網上的留言,竟有數以百計的言論,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大讚警察,有人直言該中槍的學生活該,更有人說為何不直接射死他。

就當那些帳戶有一半是假都好,另一半不少是長輩,為人父母的不乏人在。然而,一個十八歲的學生,被武裝警察直接用真槍射擊。那一下,不是為孩子的生命憂慮,而是落井下石,而且還句句真言,網絡世界,教人可怕。即使操縱假帳號的人,輸入這些句子時,又有沒有一刻想過,自己的兒女被警察射擊時,再被人落井下石,有何感受。

孩子的攻擊,若凶狠得認為要開槍置他於死地,那祝福這名和這一班警察餘生能夠安樂。處長及白衣高級警官的嘴臉,深深烙在香港人的心裡,不會磨滅,回應的語句是電光火石,合情合理。他們一句慰問都沒有說,那是最基本的人性,但抱歉,沒有聽到。

更難過的,是在茶餐廳午餐時,對面的兩個大叔高談闊論,看他們的年紀,若有子女的話,也該十八歲了。然而,他們一開始就說那學生活該,其中一個大叔說警察的手槍太短,威力不足,應要使用機場特警那種步槍,一開槍就連發子彈,肯定可以射死幾個,等他們不敢再衝。

另一大叔附和,說比着是外國,早已經射死幾百個,那些年輕人不知死活,看還有沒有敢出來。當刻的我呆了,看這說如此狗話的中年人,真的不敢相信是生活在同一時空的香港人。以為市井的中年人,起碼在年輕人真的被槍擊時會有一點惻隱之心,不至於要反過來支持他們,但至少不要落井下石。

我很想把快要喝完的凍檸茶潑過去,最後沒有,我沒有勇氣去挑起事端,若然變了武鬥,也對事件沒有幫助,只能看着自己的小女兒,希望她長大後,能夠是個辨是非,明真理的人。

也許很多中年人還沉醉在他們的「收成期」當中,即使部分人明明只是勞碌一生根本毫無寸進。他們看不見年輕人的抗爭理由,建築物破壞了,很快可粉飾;港鐵站損毀了,事實證明可在一夜之間全線復原。但人命和香港人那種守望精神,自由的核心價值沒有了,到了2046年之時,也就會伴隨着這班中年人壽終正寢。

一個曾經當了二十多年差的老差骨和我說了很多話,他一開始就是撐警的,絕對可以理解。在發生真槍射擊學生後,他跟我說,那個行為是離譜而不可接受的,在情在理都不應這樣開槍,但高層一定會同一口徑去支持開槍者,而他作為一個老差骨,很罕有地說,相信這班死撐的執法者等天收。背後的意思,大概是此刻也許無法從正常途徑去處理此事,但由古至今,無論軍人或警察,都督信天神,這話的意味很深長,出自一個老差骨的口,感受良深。

也許這名前差人不會因為一個學生中槍而扭轉他的立場,但從一個堅決撐警的人口裡,可以看到人性是可以凌駕在政治立場及個人觀感之上的。

現在的局面,已是非友即敵,在人性的角度出發,我不希望警察會受重傷甚至因此殉職,我不會對此落井下石和人身攻擊,但這已是超越危險的地步,願每個人都可以從人性的角度出發,看待生命眾生平等,希望這次槍擊事件已是武力的極限。

政治事件的主人翁,若然仍有能力的話,可否從人性的角度出發,阻止任何一方失去寶貴生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槍擊  中學生  警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