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貓

林平誌 於 28/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人生若只如小貓,生活寫意不自嘲。後兩句是我作的,當然和貓有關。這些日子以來,這隻貓漸漸長大,除了我的女兒外,很愛粘人。他是雄性,也許是這關係,總愛被女生抱,而飼養他的兩位都是女生,那是有貓的人生。

貓叫帶子,應是隻異國短毛貓,與加菲貓同種,特徵是鼻子很扁,淺啡色毛,毛色亮澤悅目。數個月大的時候,他就獲領養,主人對他萬般呵護,照顧備至。貓長大得很快,如今肥肥白白,有時狡猾,卻很深得人心。

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去探貓,他知道我們過去,總是審慎行事,因與他年紀相若的女兒小豆,會常常做出令他反應不及的行為,令這對世事處之泰然的貓,遇上豆時會驚慌失措,有時會躲在梳化底,有時會躲在枱下。

當小豆冷靜下來轉移目標後,帶子才會漸漸探水溫,有時一些零食就可以令兩者和平相處,而小豆有時又會冷不防嚇他一跳,令他再次閃躲。帶子是細膩,觀人於微的貓,卻不只會粘着女生。他有時會走近我,有時更會舔我的腳,更會出現鄭中基的名曲《無賴》的環節。

不過,他對慣常來探望的人都有好感,我近期會喜歡蹲下來,用姆指輕輕地從前到後為他按摩,他會很享受的朦了眼睛,用一種難以言諭的眼神望着我,我會問他是否舒服,他總是低頭不語,有時會抬高頭望一下我,我都會用雙眼與他對望。

貓的生活很簡單,也很獨立。主人都要工作,她們買了「自動出糧機」,定時為貓提供糧食,貓就可以一天十多個小時獨處。在家裡空無一人時,他也不會胡亂破壞,即使家裡有花瓶有電腦,有易碎的物件,但從來都不會被貓弄壞。

有時候,我會回想自己獨處的時光,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一個人獨處超過十個小時,那種光境要追溯至大學時期,還要是失戀後的一段日子。我把自己困在家裡,由午餐到晚餐都自行解決,既不出門口,也不會與外界聯絡,有時多想有一部「自動出糧機」,定時為我提供一碗白飯,一碟青菜。

人生很難像貓,因為貓不會怕悶,或者說貓根本不在乎有沒有人陪他,他們會找到快樂。有時候人要粘着他,甘願成為貓奴,其實又有沒有想過,貓想不想收你為奴。

有一本書叫《活過一百萬次的貓》,我常常向女兒說這故事。最深刻的是一個章節,小偷會專門找有狗的家去偷竊,他帶一隻貓行事,貓負責引開狗,他負責偷東西,有一次他成功偷了東西,但貓卻因而被狗咬死了,小偷一手拿着財物,一手抱着貓,哭了。

貓是很好的人生伙伴,但我們不需常常帶他在身邊,更不要說去幫忙偷竊或打仗。貓自主自傲,也很自然會令人愛戴,不需要豐富美食及超卓環境,只需要給予他一個生活空間,自然你有你生活,貓有貓忙碌。

我們不必要成為貓奴,只需要把貓當作一生一世的伙伴,也學習貓那種獨立而快活的人生。

註:相片由貓主拍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貓奴  無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