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支青島

林平誌 於 07/10/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許久沒有坐在有風味的食店裡,叫一支啤酒,然後跟大伙兒碰杯。有熟識的多張面孔陪伴吃飯的感覺,原來可以突然令我感動。那一晚沒有駕車,我坐在旺角上海街的一間潮式食店,待熟識的朋友都到齊了,我率先提議,老闆來一支青島。

人來人往的感覺在這一年,感受特別深。也許不再是人來人往,而是人去不回,一去就不復返,應該有好一段光境都不會再有人來。這種失意的孤獨,有如金黃色啤酒內的汽泡那樣,各自浮起,各自爆破,卻永不挽留。有時候,挽留不是一種選擇,離去才是快樂的泉源。

跟眾人見面,好像這半年來都變得頻密。總有約出來的因由,而這幾次的因由都如出一轍。在不知不覺間,仿佛就只有我仍然留下。其實不然,我們還有許多好的伙伴,只是在不同平行時空,為着某一句圖片說明,惆悵。

看着用飲管吸吮可樂的一個她,可能她會聯想到曾經喜歡的環保議題,每次都能夠在外工作一天,然後在冷氣充足的工作間,埋首雕琢,務求以最漂亮的文字,寫出動人的報道。放在我眼前豬紅我一塊也沒有吃,只顧喝着金黃色的青島,那種放肆許久未曾試,也許我應該多點當步兵,司機與啤酒,似乎像牛郎織女那樣一年才能會合一次。

聽着他們說起前塵往事,離開了舊崗位,連新崗位也要別離了,那其實並不可惜,因世上怪人何奇多,即使出外也遇過。我們喝着啤酒,吃着滷水大腸,那種咬口相當堅韌的內臟,不花心思去清理是不能放進口的,而這份心思,正正反映了烹煮這菜餚的廚師的堅持,每行每業,每字每句,都是一種承傳。

身不由己的我,基本上已經習慣了獨個兒在熟識的環境裡,寫着這許多年來都為了生存及養活家人的字。快樂和滿足,以前有許多。現在這種成份大幅減少,也許我如眼前的啤酒那樣,看得透徹,即使再有風味的啤酒,若沒有雪凍都一律是極難飲的液體。

我喜歡這種偶然吃飯的約定,許久以前一批朋友,基本上都不會相約我重聚。而這一批,謝謝大家能夠記得我。下一次我們以金黃色啤酒碰杯之時,也要聽到那種玻璃碰撞的鏗鏘,看到眾人臉上的快樂微笑,以及不太八卦但有餘韻的話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青島  啤酒  孤獨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