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公路

林平誌 於 26/08/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對上一次拿起咪高鋒在放聲大叫,不知道要追溯到何年何月何時,甚至何地。到了大叔的年紀,才再次跟朋友去唱畸,那感覺很跳脫,距離感很大,大得好像非洲與歐洲之間的海峽。不過,我看到朋友們的快樂,特別是人生幾歷波折的一個人。我用薄弱的聲線在叫唱,唱起從前很喜歡的舊歌之時,看見眼前老舊的屏幕,正展示一段段回憶。

中學時期經常約三五知己去唱畸,那是十多年前的往事。如今經歷了世界大變,魔鬼般的疫情竟也沒有把畸房擊潰,更出奇的是,沒有把去畸房慶生的儀式改變,我笑說那種方式就如20多歲仍去麥當勞開生日會那樣,然而,蛋糕送上來的一刻,壽星的確有一刻感動。

的士車廂裡儘管挨近你,幾乎每一次去唱畸,我都會點這首歌。這是古舊電影的同名歌曲,名為《八里公路》。年輕時不會感受到駕車行走八里公路的感覺,也不明白司機的處境。自從自己駕車後,就對這歌有另一番體驗。這歌當然是借說愛情,是想得到又卻又愈行愈遠的愛,而我此刻沒有這種差距,而是享受駕車的樂趣,也願意當司機,除接載家人外,也會送朋友回到他們的目的地。

唱畸的另一種回憶,是方力申,不過朋友都說他是被削去頂部的「万刀甲」。他的歌最容易唱,也滿載着少年1516時的戀愛回憶。很記得那年帶16歲的初戀女友去唱畸時,我們第一首點的歌就是《好心好報》,我們都唱得不好,而且也應驗了落力為你好,最終得不到分數的結果。一整晚,我只點了一首他的歌,《大細心》。新世代大概沒有聽過這歌,喜歡一個人要用坦率對你,不兜轉,不背棄,演唱者似乎無法做到歌詞裡的要求,也許成為他沉淪的原因。他的歌是我們這一代人成長的回憶,卻是被新世代遺忘得最快的一個人。

這夜的主角是歷經波折的大男生,常被人揶揄小眼睛也可以去參加全民造星。其實他算是我最後一個最密切的工作伙伴,這些年經過波瀾起伏,不會再回到從前。他唱歌功架不俗,努力一點練習,不排除會是下一個陳卓賢。他把啤酒罐進喉嚨,聲嘶力竭地唱着蕭敬騰的歌,雖然他比我年輕很多,卻又唱着同一個年代的歌,正如飛兒樂團的Lydia,相信是畸房回憶的代名詞。

一直盡興至凌晨才離去,尾班車早已開出。我擔任司機,分數個站送他們回家。乘客裡有生日的主角,也有意想不到的情侶,他們也像我和不如那樣,租住偏遠的村屋。不是周末的凌晨,高速公路上大多只有的士在行走。我在筆直的公路上嘗試踩盡油門,看看能夠在幾多分鐘內,走完那段八里公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Neway  唱畸  八里公路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