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者

林平誌 於 30/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香港市民與警察戰線處處,在平行時空裡,卻有十個被邀請上京共享國慶榮譽的警察,在鏡頭前坦言受邀是整個警隊的榮譽,是十四億人的肯定。未知在前線拼個你死我活的警察聽到這話時,內心是打從心底的光榮,還是有口難言,只能繼續聽令進攻。

痛心的一幕幕顯示眼前,已經不能用傷心來形容。示威者的付出已經快將到極限,不敢去想像十月一日是何種光境。空群而出的數百名黑衣速龍,一下子震撼了整個地球。他們的人數之多,令人懷疑不限於香港警察,還有安插了的臨時工,那些不用留情面,從不喝香港水,不曾吃香港飯的非我族群。

看了一個早在六月十七日寫的評論,摒除他的立場及角度,我覺得有數句寫得很有道理。諸如:

「那些所謂「香港警察」拒絕出示證件就已經違法,按照常理,他們如果有證件一定會出示而不會選擇違法。」

「中共不相信香港警察,所以要親自動手。當然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一個是認為香港警察的數量和裝備不足以應對民眾的抗議,另一個是認為香港警察不會按照中共的意願去鎮壓民眾。」

也許很多目睹如今暴力情況的人,不會再同意「香港警察不會按照中共的意願去鎮壓民眾。」這一句,但不能否認的是,他們的作戰心態已超越了對待活在同一城市下的市民的範圍,好比一個北韓士兵被派到南韓去執行制暴活動時,對一個南韓示威者不留情地狠狠暴打那樣。換句話說,南韓警察也會對南韓的示威者留一手,至少會在鏡頭下。

台北今日也有遊行,逾十萬人在大雨中走着,有台灣女生刊出一張特寫,是台灣警察在風雨中手牽着手,築成人鏈保護民眾,對比同一時空下的香港警察,除了諷刺,也教人心酸。

其實,曾幾何時,香港警察也會這樣手牽着手,為香港市民維持秩序。過往佔中時亦有過衝突,但相信那時的警察是百分百本地,因為他們會聆聽香港市民的想法,守在佔中區的警察,甚至會與佔中者聊天,有禮且從不越權。

今日反覆地回想許多關於警察的問題,已經有點沮喪。根本上,若是壓力太大或不勝負荷,理應向上級反映再向執政者去投訴及想出一套兩全其美的方法(當然,這方法不可行了)。如今不但行為上暴力,就連言語上也令人不安,是瘋狂的壓力令他們變質,抑或是隊伍中有非我族類,被沾污了,不得不咬着牙關持續下去,而且也無法抗拒高薪回報。

所以,我在想,真心真意為香港市民服務,當初宣誓入職的一群,看到此刻的一面倒「傾中」,甚至被邀共享榮譽的十人已有意無意地接受那份榮譽時,真心誠意恪守指引,從不越界的香港警察,此刻是何種心情。

很多人說,此刻的警察已不再無辜,甚至警察家人都不能倖免。我不在這說法上作評論,只是很想知道,如果可以選擇,會否在此刻懸崖勒馬?很簡單,劃清界線,按規執法,甚至與不展示委任證的人割蓆。展示自己是一個真正的警察,就好。

註:圖片取自黃燕茹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2085048396429&set=pcb.10212085004995344&type=3&theater

評論文章原處: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6-17/43381721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台灣  警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