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酒背後

林平誌 於 05/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炎夏的周末下午,以一個落選者的身份去看小說比賽的得獎作品,《存酒人》。說實在的,我這個在文字上有點偏執和小器的人,一定會帶有偏見去看這本書,因為寫故事的人都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的好只是別人看不到,而別人的好剛好別人也看到而己。

也許經過酒精浸泡後的世界,女人和男人都變成色慾動物。書中以存酒帶出故事,以酒精麻醉生活,讓書中主角華仔的生活,變得糜爛卻有夢可尋(歸還存酒及開酒吧)。

我開頭看過頭幾支酒的背後故事後,以為那只是將十二個短篇拼湊的一本小說,在暗地慶幸不外如是,還很小學雞的在第一百三十頁和一百六十七頁,分別找到將「服侍」寫錯成「服待」以及「侍應」寫成「待應」的錯處。

當我看完第四支存酒後,我就知道自己的故事被徹底比下去,那份力量就如作者駕駛法拉利在直路飛馳,我則一直駕駛着我的陳年Jazz,望塵莫及,甘敗下風。

這本書是這一年來看得最快亦最舒服的書,看着華仔從失業的酒吧小職員,走進酒精世界裡與不同人對喝,歸還每支存酒時都能討到酒喝,喝酒的同時能夠挖掘到存酒背後的都市故事,看後就如喝烈酒半醉,心被掏空一半那樣,能夠達到這種功力,這個小說獎當之無愧。

十二支存酒看似獨立的故事只是配菜,其實最教人望不透的,是故事主軸描寫的一份兄弟情,華仔與阿當。半條腸仔和半塊火腿換來的好兄弟,看得人發笑又窩心。阿當是個比古天樂更吸引一點的才俊,只要他想,每晚都能換上不同女(性)伴,更有部分益了華仔,做了一對共享女人的襟兄弟。

回想我也有那麼一個神出鬼沒的兄弟,對上一次找我,大概已是一個月前(可惜他沒有介紹女子)。這故事的鹽花比我寫的多,無論華仔還是阿當,都有一套獨特的閱女價值觀。

也許在酒精薰陶下的世界,看女人的角度要帶些微醉意,一支酒後,脫下女人的內褲也好像比較容易。不知道那是作者想像的世界,還是現實中,在酒精世界下的真實一面。

總覺得故事裡的女角色都是作者的朋友,或者是他喜歡或暗戀的人。結了婚的曾倩樺是華仔喜歡了很多年的小學(隔離班)同學,我開初以為他寫的是曾華倩,想像他這個年紀應該未必會喜歡曾華倩吧?後來又覺得,曾倩樺應該是名字裡有些微更改,那份情就很真實,像每個男生都會有一個曾經暗戀過的小學女同學那樣,他寫出那份認同感,讓看故事的男生,都會想起那個女同學。

阿當的故事不長,明明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事,卻竟比喝酒把女吸引和深刻。我以落敗者嚴審的角度去看,看到最後卻沒有了那種葡萄的酸味,反而感到鼻頭有少許酸,是很不容易的事,這也證明我已經被故事徹頭徹尾地馴服了,沒有一絲抗議的餘地。

好的故事除了贏得獎項外,更重要的是令到妒忌心極重的競爭者看畢,更要發表失敗宣言,《存酒人》的確做到。慶幸評審能夠選中這種故事作為優勝品,而不是那些獲得百萬點擊的網絡口語潮文。

這故事文字功力及描寫技巧上都達到爐火純青的級數,但無奈現在還會坐下來看漂亮文字的人不多。都市鬼怪、靈異鬼故,或是甜到宅男看後會勃起的網絡篇章,大概還會是受歡迎的題材。寄望往後的比賽能夠在文字評價上多佔比例,這樣做也許賣不到營利可觀的書,卻能夠保存那些像好酒那樣喝後甘香存放有價的好故事。

看了作者簡介,海笑,過去八年遊走於傳媒和電影行業。一九八六年巨蟹座,比我細一個月。我的故事《櫻桃》是落選者,但故事的元素,亦由酒去連繫。《存酒人》用的是烈酒,我的是櫻桃酒,還有漂亮調酒師余蔚青(也把真實名字調了次序)調出來的各種雞尾酒。

《存酒人》的酒吧叫「市井酒吧」,《櫻桃》裡也有一間一半賣酒一半讓人調酒的洋酒店,叫千送洋酒,還有關於女人和鹽花的片段。寫這些不是為了比較或攀附,已經塵埃落定亦寫文祝福,奇蹟亦不會降臨到我身上。

反而,很想作者看到這篇後,願意看一次《櫻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