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的塗鴉

林平誌 於 07/03/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小童長高至1米前可以免費進場看電影,趁女兒還只是98厘米時,跟她享用一下疫情鬆綁後的優惠,而我們選的戲院在柴灣,電影是《蠟筆小新:激戰!塗鴉王國與差不多四勇者》,看似是小朋友的電影,卻會把女兒嚇到半場離開。她不喜歡有壞人的電影,與對上兩次的電影不同,小新的電影帶出來的訊息,基本上不是給小孩看的,也許是只有4歲的小孩,對着塗鴉及磅礡的音效,已經不懂得如何應對,最終我們一家三口買了兩張票進場,最後只留下我一個人看畢結局。

(以下含劇透,有意看電影的朋友稍後才看下文)

小新在疫情下再次引起話題,大概他會是設定成第一個感染肺炎的卡通小朋友,然後緊接着就是野比大雄。女兒能夠看完《大雄的新恐龍》,卻在小新的電影甫開始就說要走,因她很害怕壞人,偏偏,小新就是要對付壞人。雖在小孩子的層面,卻有着那種犧牲與取捨,給大人的訊息很顯淺,不知怎地有一種揪心,也有一點難過。

看小新的電影,會讓人難過的確匪夷所思,然而當只剩下我一個人看時(不如半場已帶女兒離開),後半段會感受到一種心酸,是搞笑外的一種冷酷,相信很多在場的家長也會感受得到。故事很簡單,塗鴉王國需要靠人類小朋友的塗鴉維持生命,王國就如天空之城那樣浮在半空,原本與人類和平共處,然而近年人類愛環境潔淨,不再有隨街塗鴉或小孩也不愛畫實體畫,這樣令王國失去動力,再不產生多些塗鴉就會下墜,王國會撞到地面,會滅亡,春日部也會變廢墟。

王國的防衛大臣抱着愛國的心,下令士兵走到地球去捉拿一些小朋友,強迫他們塗鴉,意圖產生塗鴉力量讓王國繼續生存。然而,他雖然捉了許多小孩,也用魔法相機把他們的父母化作相片貼在牆上,雖是卡通片,但這強行母子分離的做法,令許多小孩都害怕。小新的媽媽美雅也被迫與小葵分開,當然小新是被選中的勇者,能夠操縱奇蹟蠟筆,用那枝蠟筆畫什麼,就能夠轉化成賦予生命的角色。

差不多四勇者,可能代表差不多有四個勇者,其中一個當然是小新。其他三個是他畫出來的,分別是穿了兩日的舊底褲(聲稱很臭),想念娜娜子而畫出的大胸而醜陋版娜娜子,還有一個就是不理不理左衛門,在連串的冒險和拯救行動中,大放笑彈,而且有些對白有點諷刺時弊,見風使舵的不理不理左衛門總覺得是代表着香港某界別的政治人物,他常背叛小新團隊,卻又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其實小新的電影是給大人世界的透視鏡,口沒遮攔的小新大玩黃色笑話和屎尿屁外,也會有意無意抵毀媽媽美雅,而電影中的美雅很和善,即使小新說她的胸部平如飛機場都沒有發怒,反而是抱着失散後重遇的兒子。底褲和醜版娜娜子都為了救小新和救世界而犧牲了,雖說那樣帶點搞笑,但底褲要求小新把自己的身體拉成白線再續合那個終極圖案時,那一幕有種戰友犧牲自己成就大業的浩瀚,不知其他人是否只是一笑置之,我卻看得有點難過,鼻還有點酸。

對一個五歲小朋友來說,朋友可以除了真正的人外,許多朋友都是物品,填補他們弱小心靈的寂寞和孤獨。像我女兒那樣,她還未有一個真人好友,卻認定了我們買給她的恐龍毛公仔是同伴,還替它改了名字叫Karzo,會抱着一起睡,在發惡夢驚醒後,會抱着Karzo哭。若果Karzo有天不見了或者爛了,相信女兒會呼天搶地。

同樣道理,與小新作戰的同伴,每一個都是他親手畫出來的,冒險多時建立了感情,常人不會明白在小孩的世界,這些同伴有多重要,我代入了小孩的角度去感受,很容易就聯想到小孩失去同伴的那種悲傷,很想與女兒講解這種手足關係,可惜她早已離場。

小孩的世界,大人不容易懂,小孩的電影,其實往往看到心酸難過的,是大人,特別是剛為父母的大人。只有隨心而畫,天真無邪的塗鴉才會產生塗鴉力量,協助塗鴉王國,電影想說的是現世代的小孩已不愛塗鴉,不像以前般什麼也畫一餐,反而把時間投在遊戲上,要大人小孩一起塗鴉,更是難過登天。

電影最後凝聚了大人和小孩的力量,達到一種齊心便事成的結局,是有點陳腔濫調,卻能打動人心,感受到那份窩心。我聽到戲院裡有短暫的深呼吸聲音,大家像在反思,究竟畫畫這回事,是塵封的往事,還是從來得不到人歡心的悲哀,就像我對上寫的那篇《畫家》那樣,即使我在留言寫了需要看結局的朋友就告知我,結果除了已訂閱的朋友外,沒有一個人想看結局。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於 23/03/2021 評論 NO. 1

    小朋友都害怕太大聲响

  • Lam Kin Ping 於 23/03/2021 評論 NO. 2

    的確如此,所以要大一點才看電影。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