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灣

林平誌 於 10/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重臨舊地,沒有遇到故人。小西灣是港島區少數沒有鐵路接駁的平原地區,說這個是因為半山區不需要鐵路,因為大多數人以私家車代步。小西灣,除了藍灣半島的業主尚算富庶外,其餘的人都算普羅大眾。這個地方曾經是被港島邊緣化的一角,以前連圖書館和體育館也欠奉。然而,沒有被鐵路加持的社區,也許仍有一份能夠前往的期盼。

小西灣在港島東之最,對岸可望到將軍澳。攀過一座山,可到大浪灣。向西走,當然會走到柴灣。以前住在小西灣的居民,很多時候都會依賴柴灣。小西灣沒有圖書館和體育館,有人會徒步走二十分鐘往柴灣借書,又會跑十分鐘去體育館打羽毛球。

我喜歡從柴灣慢慢走過去小西灣,由新廈街一直走,經過以前還未興建的柴灣邨,未去到柴灣泳池前,就會由康平街的樓梯走去柴灣道,康平街是一條掘頭路,盡頭就是富城閣,可惜郭富城不住在那。反而有一間小士多,賣着數十年不變的沙琪瑪,我有時也會買來吃。

一直向東,就會走到小西灣,柴灣道過了新業街交界後,就會變成小西灣道,也代表着,已經進入小西灣的範圍。雖然好像在說廢話,但柴灣及小西灣涇渭分明。小西灣原屬柴灣的延伸,現已獨立成區,即使名字發音上一度因粗口諧音而要改作小柴灣,但自從小西灣邨落成後,當地也已成功爭取了這名字,某程度上要和柴灣割離。

我在小西灣有着許多回憶,那些年很多個晚上都去一個朋友家中,打通宵麻將。小西灣那個朋友很有型,有型的是四個人打麻將時,他們三個都可以一邊吸着煙一邊叫碰,我想這輩子吸最多二手煙的時候就是那時瘋狂打通宵麻將的時候。

雖然我是個新手,三個腳友都是老手。有時候,我卻可以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而且第二天天亮後,我們不會立時回家睡覺,而是到附近,其中一個朋友媽媽在當侍應的茶餐廳吃早餐。伯母明明知道我們這班損友在損她兒子的前途,也在損她家的電費,卻又會偷偷地替我這班敗家兒結帳。

小西灣的通宵,其實都算浪漫。午夜過後,除了一架N118外,很多時候都沒有車了,每次過了午夜十二時在小西灣離開,我幾乎都是走路。午夜的小西灣道冷清得很,比彌敦道冷清,也許比清水灣道熱鬧一點,和一個朋友在靜寂無人的小西灣一直走到柴灣道,談着那些日子常常利用電話去追一個女孩的事。

那個女孩,此刻是他的女朋友。很要好的,就快結婚的女朋友。那時候,我又失戀了,是在小西灣開始,小西灣結束。通宵麻將也是那時候開始的,可能是這樣訓練的關係,我對麻將有一種洞悉,心想得到哪一隻,就很容易得到哪一隻,現在來我家打麻將的朋友,都很少戰勝我回去。

小西灣純樸的味道的確值得一再前往,只是近日重臨,綠色的小西灣邨沒有太大改變,那個只有一層的微型街市,變了「本灣市場」,那些五顏六色的磁磚,卻已是二O一五年的事了。

原來,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踏足過小西灣了。

標籤: 小西灣  柴灣  通宵  藍灣半島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