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愛短篇:巴士站

林平誌 於 10/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午夜大雨滂沱,由大埔前往荃灣的73X尾班車,剛好到達廣福街市站,尚有一個站,就會駛出吐露港公路,直驅城門隧道。我駕着車剛在附近經過,看到一個撐着雨傘的女生,狼狽地跑着追趕那班車。然而,巴士卻開始駛離廣福街市站。

女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知道尚有一個站才會出吐露港,只要還有一絲希望,她都不會放棄。兩個站之間的距離,大約只有一百米,一個彎位,一條單線雙程行車線。我看着努力不懈的她,把車速稍稍放慢,剛好巴士在我車後,緊貼着我行駛着。

女生不斷跑,我則緩緩駛着,直至駛到宏福苑站。女生尚未到達,我把車停了下來,就停在鬆有巴士站標記的路面上,巴士從後駛至,看到我停下來,車長起初沒有反應,但過了大約十秒,他開輕按響咹示意我離去。

我看着車的左邊側鏡,那女生尚在跑,一直在跑,那個鏡中的一點,變得愈來愈大,直至看到她臉上複雜的表情,看見她撐的雨傘是黃色帶有碎花圖案,看見她穿着開心果綠連身長裙,看見她髮端濕透粘著額角。

巴士車長開始不耐煩,我則亮着死火燈,裝着壞車的模樣。車長眼見巴士已到站的範圍,先打開車門讓侯車的乘客上了車,然後就關了車門,以免雨水濺進車廂裡。他再次嘗試開車,但屬單程線的關係,不能超越我的車離去,他使勁連響了數次咹,那聲響相信會驚醒周遭早睡的老人家。

也許這時已有乘客舉起手機,拍下我的車牌,然後瞬間上載至社交網站,留一句:「仆街七人車司機半夜阻巴士離開!」我沒有理會,只集中看着側鏡。她的樣子愈來愈清晰了,眼神中帶着惶恐,嘴角卻有一絲喜悅,這架尾班車不知何故會在前往高速公路前的最後一個巴士站停下來。

她終於跑到巴士的前門,向車長示意要乘車,不停在車前躬身致意。車長終於把門打開,她把雨傘收好,終於上了車。

我關掉死火燈,徐徐把車駛離,並在迴旋處第二個出口離去。

註:圖片取自WhatsApp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幻愛  短篇  73x  尾班車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