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的波板糖

林平誌 於 16/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看張敬軒的演唱會,在足以看清他臉上表情的距離中進行。我不算是他的粉絲,卻一直很欣賞這個歌手。他在台上風芒盡現,最動人的不是他的華麗服飾和清澈唱腔,而是他孩提的波板糖故事。每個人都有一段羞澀往事,在他的演唱會聽他親口說波板糖,感受他20年來的高山低谷,他是個努力爬至高峰的歌手,漸漸進入巨星級別,在紅館裡一舉手一投足,都伴隨尖叫。

眾所周知,張敬軒是廣州來香港發展的歌手。他說19年前,獨個兒來到香港,口袋裡袋着媽媽給他的3000元。他的形象一向予人乖孩子印象,在最初的幾年,就有耳熟能詳的歌曲。當許多香港土生土長的歌手要去內地發展賺大錢時,張敬軒雖然亦偶爾回內地登台,卻是以香港為中心的歌手。記得有一次聽某個版的人說過,張來港初期搭的士,的士司機認得他,卻不是叫他簽名,而是取笑他大陸仔。

對比起許多香港歌手,張有那種比任何人更愛香港的力量。他在台上除了演唱,還一步一步地道出他的故事,有點黃子華的那種說故事的魅力。要在香港生存不容易,即使在20年前,內地來到香港的優才(2012年才獲批),也難逃被人歧視的命運。想不到的是,能夠一路走來而且愈走愈紅的歌手,是那些年一個人闖進來的清澀男生。比起曾經深受香港人愛戴,近年卻傷盡香港人心的天王級(部分),張值得更多更多掌聲。

我看着華麗燈光下耀眼的他,當然記得當年在K房時會點唱他的《My Way》,他這歌當年已唱得街之巷聞,如今真正的坐在距離數米之處聽他現場演唱,連我也聽得有一點鼻酸。那並不是因為他如今夢想成真成為超級大明星,而是那種不忘初心,記得對家人感恩關愛,陪伴他成長的堅毅。他當然是個天才音樂人,我在腦海裡想起自己的夢,知道無論自己有多努力,也不可能成為當紅的作家,然而保持那份初心以及對寫字的渴求,至少會蘊藏到令自己快樂的能量。其實有多少明星能夠一帆風順,即便一路成名,也滿途荊棘,還有獲贈抑鬱症。

笑容滿面的背後,他也有過一段抑鬱症。他的《笑忘書》就是那個時刻的作品,紀錄他抑鬱症時期的點滴。聽他現場演唱,他唱得聲嘶力竭,而最後的那一句「曾經...曾經...回憶當天三歲的波板糖」,他將波板糖換成了香港。在這個時刻聽見他唱3歲的香港,相信在場的每一個香港人都感受良深。

他是1981年內地出生,而3歲時是1984年。用一種想像去理解,1984年是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一年,那份聲明也列出了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保障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保障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旅行、罷工等各項權利和自由。如今過了一半,香港真正的自由還剩下多少,相信每個人的心底裡都略有不同,但每一個人都一定心中有數。

當然,這與演唱會拉得太遠,他的波板糖回憶,是孩提時在廣州親戚家首次見到波板糖,他只是觀賞而已卻被親戚指責叫他不要打算偷走波板糖,令他至今留下深刻印象。他說最難過的是別人冤枉他,出身音樂世家,小時候相信也不算貧困的他,原來也還未見過波板糖。其實波板糖這東西,即便到了如今也不易買得到,我女兒也還沒見過和吃過,作為一種回憶,波板糖有一種夢幻和甜蜜,卻是不可輕易觸及。

整場演唱會我都期待他唱一首歌,我最喜歡的那一首,後來發現真的沒有。那歌是我年輕時(會去唱畸)的年代必定會唱的,叫《過雲雨》,我以為能夠有機會在張敬軒的演唱會裡聽他唱這首歌,最終沒有如願。也許在我看的那一場沒有而已,而我年輕時會唱歌,過雲雨有時候會唱得到,最記得有個女生說曾經聽我唱完這歌後受到感動,說我有唱到那份情感,特別是「快樂是否也來過 探訪你們兩個 誰都不想再讓你哭 剩下你自己一個」,如今這女生結婚當媽媽了,未知她還記不記得,當年曾經一起唱過畸。

20周年的紀念演唱會,其實是有一種沉鬱的氛圍。他也說若有情緒要宣洩,演唱會其實也是個很好的平台。我們原本在1月初看的場次,因突如其來的疫情而延遲,而張敬軒在台上也說,不想再次在張醫生口中提到張敬軒,引起全場哄堂大笑。其實,這疫情也真的奪走了生命,張說只有3%的人選擇退票,有4至5名已購票的樂迷,滿心歡喜地期待看演唱會,被疫情煞停了,以為能夠5月再看時,他們卻已永遠離開人世。

春夏秋冬 有多少人會走 春夏秋冬 有多少人會留,我還是引用《過雲雨》的歌詞,除了不幸離世的歌迷,張也提到在過去的4個月,也的確有人選擇離開香港,擇居他方,我也認識許多人飛往英國。我和不如坐的位置前,也有一張空椅。不知道原本屬於這座位的主人,究竟是走是留,是永遠還是永別,無論怎樣,那種留白,也教人唏噓。

將一場快樂的演唱會寫成抑鬱症,我還是個倒米大師。其實他也有自嘲,說身上華麗的舞衣被取笑像白花油,還說有一晚獲白花油王子顏先生送贈40枝白花油。然後,我們都極驚喜出現了Dear Jane,原來他們也與張敬軒有一段淵源,張總是一位好好先生,為各路朋友安排一切。

那夜情緒高漲,快樂的又豈止是場內的每一個人。相信最快樂的那個他,能夠燃放更多能量,創作更多音樂,讓粵語歌曲能夠長存下去。樂壇不是鏡花水月,我覺得會經歷過雲雨,當天清了,每個人都會找到My Way。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張敬軒  波板糖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