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

林平誌 於 12/1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從前快餐店的其中一個賣點,會給顧客免費的微笑。這個做法與「秒秒鐘歡聚歡笑」的廣告用語有相得益彰的效果,我曾經試過很喜歡看一個快餐店姐姐的微笑,連續一個星期去跟她買快餐。如今,微笑已變了瑰寶,只有最親密的人才會看到對方的微笑,即使在公眾地方去完廁所對着鏡子,也難以看見自己或別人的微笑。

全民口罩下,看見店員微笑,已是不可能任務。也許有人會喜歡這種模式,食店店員的命運,恐怕是永續口罩,無論是廚房工作,或者捧餐的侍應,他們在普羅大眾被植入了一種口罩就是安全的潛意識後,即使日後天下太平,民眾不用再困在口罩下,食店依然被要求戴口罩的機率相當高。

我很掛念那個笑得很甜美的姐姐,雖然她現在一定沒有再在快餐店工作,甚至應已作為別人媽媽。然而,這個我們與生俱來的天性,卻在一段長時間中消失不見,甚至不短的將來也不會再見,說的是那種由心而發,不用束縛和虛假的微笑。

看到女兒由台灣訂閱的故事書,也有特別提及新型病毒,書裡說家長要提醒子女記得上學要戴好口罩,除了飲水和吃東西外也不要脫下。香港的幼兒,學校裡是不准吃東西的,飲水也要被金睛火眼監視,假定了全部小孩都是帶菌者。這個做法和思想,深深植入不少家長的心裡,微笑和健康,當然是健康重要,那麼這個已經傳播兩年的病毒,究竟對小孩有多大殺傷力?

台灣的故事書就說,醫生叔叔診斷過確診小孩的案例後,發現大部分小孩即使感染後,就像小感冒一樣,不會很嚴重,部分會出現輕微發燒和咳嗽,有的沒有症狀,甚至連自己曾感染過也不知道。這文字在香港的家長看來,一定會痛罵那個醫生叔叔教壞人,香港的小孩一定不能感染,誰知他們此刻不會有重症,長大後會不會時常胸悶,跳高不到一厘米,之類之類。

然後故事書並不是說小孩不要戴口罩,反而是請小孩要幫忙戴好口罩,是因為他們感染沒太大關係,若把病毒帶回家讓家長,或者爺爺奶奶中招,他們就可能會變成超級大感冒,所以理論是不要讓自己愛的家人生病。

我看後不知道如何跟女兒解釋,一方面我已經將看透這個所謂的疫病,基本上比不起感冒,而我們一家人又的確過去的兩年都極少感冒,我應該感激這種高規格的防衞,令小孩的小病都消失了。同時,也會擔心小病沒有過,身體的免疫力會否大打折扣,將來面對真正大病時,會不會因而不夠強壯。

正如我小時候會偶然生病,咳嗽流鼻涕和發燒等,每次病完都像打了一場勝仗,感覺自己長大了,又強壯了,往後迎戰的都是小仗。我相信很多家長都覺得此刻小孩不病,節省了數以千元計的醫藥費用,他們是不是看到對方的微笑,根本一點也不重要。

其實,臉部表情是溝通的一種重要元素,小孩學習與同學相處時,學習觀察別人的表情,無論是微笑或憤怒,快樂或憂愁,都能夠從豐富的面部表情中學習到溝通技巧,從而提升待人接物以及交際能力,這不是我說的,是臨床心理學家的知識。女兒這一輩的幼稚園小孩,是以往看得見對方微笑的基本權利都失去,他們的溝通方法,是一種用眼睛去笑,用小手去接觸對方感受溫度的方式。

當大部分香港人都植入了一種口罩思想時,又有幾多人會想過,我們已經是一個被操縱得很聽話,很服從的人。看見網上很多留言說,戴口罩很好,感冒少了,以後都繼續戴也沒問題;又有些人說,今時今日還戴布口罩的人很自私;有個阿嬸更指,已經準備好日後都會戴口罩,還自信地說訂了十箱便宜口罩。

我看見這些留言,內心會讚嘆,香港人真的很好,很聽話,很乖,部分人基本上沒有了思想。其實健康很重要,的確還有很多輸入個案即使打齊兩針疫苗都會感染,大多無症狀,但可能他們未來會死,那也是不爭的事實。

也許有人痛罵我,那麼喜歡微笑,戴個透明口罩啊笨。阿笨其實戴透明口罩也是笨,透明口罩就如國王的新衣,不過此刻,應該有很多人希望有這種國王的口罩,只需讓那些有權在手的人看見就好,其他人看見指罵,怒視,唾棄,都會像國王那樣,看不見口罩的人是愚笨的,而看得見口罩的人,當然很聰明也很巴閉,正如某個女人說的,抗體不是愈高愈巴閉。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微笑  小孩  口罩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