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字

林平誌 於 15/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執筆之時,打起字來,卻無法再續。原來過去了兩星期,沒有更新過一句字,不是我不想打,而是曾經打過許多篇,到了數百字之時,都會狠狠地刪除。總感到有一種無力,也有一種不適當。中秋節那夜,我們在家的天台點起些蠟燭,這些蠟光,有形無形地,在心裡留下一些印記。

看見直播畫面的片段,舉國旗唱國歌的老一輩或者被挑選的演員,他們表達意見或者為了酬勞而演出也好,最好的方法是忽略及無視他們,其實他們最想的,就是有人看不過眼去起衝突,而這些,正正是沉不住氣的年輕人落入圈套的因由。

有人說,只要拿着國旗就可以任意打人,還會獲得警察護送離去。事情已發展至如今地步,大概警察在接收內地運來的月餅,接受內地同志為他們舉行撐警集會,接受內地網民與他們同聲同氣之時,已經有了既定的想法,在衝突場面中,一定是拘捕年輕人,而且還會當着家長面前大大力用警棍打下去,即使看到一位母親向警察下跪,哭泣着哀求不要再打,換來的是無視,然後把武力制服的年輕人帶上警車,是個下馬威,也告誡年輕人,「我係拉你,你再出我再拉。」

這些場面,在電影,或者叫刻意誇大事實諷刺時弊的電影中常見。如今多番發生在現實的社會上,並不是政局轉變的後果,是人心扭曲所致,而那被扭曲人心的一群,相信大家心知肚明。

寫故事的人忘了字,心情會忐忑不安。執法者忘了法,理應內心會受到責備,會難受,會失眠,會焦慮。然而,我們觀察到的,卻是縱容及枉法,過往建立的良好情操及崇高理念,都在這數個月間殆盡。

我人微言輕,今日看到近期已歸宿的警察,終於都聽見民意走出街頭處理車輛亂泊的事,或者太久不見警察了,有的司機把車泊在路口位置,令大型車輛無法通過,不但阻塞交通,更是連累大家。我與一名交通警走得很近,他手持着牛肉乾的簿,腰板挺直的走去違泊的車輛前,認真的寫下資料,把牛肉乾夾在擋風玻璃上。

在這過程中,沒有人謾罵或衝擊他們,反而我聽到部分深受塞車困擾的司機點頭表示認同。這事情看起來微不足道,但警察只要做好份內事,不偏不倚,違例的司機不會有任何怨言,而其他受阻的司機,也會由心敬佩。

把這事套在拘捕事件上,若這天有兩幫人衝突,無論政見如何,警察應執行公務時,把有份出手打人的人都拘捕,包括那些推人及揮拳的勇武大叔,而不是一味針對着身無半兩肉的弱質少年。

至於那些來自內地的月餅或祝賀,作為一個立誓為香港人服務的公僕,若然真的吞下了那些餅,那一定要反思當初的誓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忘字  誓言  抄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17/09/2019 評論 NO. 1

    大時代揸筆人都有相似嘅感受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18/09/2019 評論 NO. 2

    正是如此。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