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忽然

林平誌 於 12/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朋友I告訴我,他的女朋友(已變前度)有一種忽然的表現,最明顯的是,作為無神論者的她,在每次乘飛機出遊的時候,飛機快要起飛的一刻,她會做足全套祈禱動作,以左手先點自己的左胸,然後是右胸,再雙十合作,念念有詞的,合上眼睛,最後還會說一聲阿門。

我好奇的問他,那女朋友有沒有要求他一起祈禱。朋友I回答我是沒有的,只是說他女友平時看到教會現出一種厭惡的表情,而且也不喜歡聖誕節,最多只是喜歡那數天假期而已。

他說女朋友有許多忽然,忽然祈禱的原因是怕死,故此每次飛機降落後,她都會戚戚然地說祈禱有效,獲得神的護庇。不知道虔誠的教徒,是否也會在飛機起飛前祈禱一番,然後平安降落後再向神致謝。

忽然這種舉動令人感覺有趣,出發點也沒有壞,反正神愛世人,多一個人忽然向祂祈禱,相信祂也容納得下,只要內心不要有那種「被借過橋」的鬱結就好。

想起忽然這事,有點可能想起以前每星期都會出現一次的忽然,是到髮廊剪髮時必會看到的雜誌。忽然這回事很特別,許多香港人都會有忽然的行徑,即使是教會內的人,也有部分是另有目的地參與祈禱會的,忽然虔誠外,也會忽然愛上某個教友,然後就會結婚生育,一切順理成章。

朋友I是個喜歡閱讀的人,但女朋友卻不喜歡,情況就如不相信任何神靈一樣。然而,他說女朋友除了忽然祈禱外,前些日子忽然閱讀。在書展期間,會去逛書展,戴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拿起一本平時不會看的小說來,一臉認真地閱讀。朋友I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他明白飛機起飛前祈禱的目的,卻不明白忽然閱讀的理由。

直至有一天,朋友I收到女朋友的一個訊息,字裡是平日不會引用的文學語句,「希望你可以記住我,記住我這樣活過,這樣在你身邊呆過。」而他慢慢發覺,這些對白的對象並不是他,朋友I從來不看村上春樹,也不喜歡那種過份着眼於情色描寫,甚至胡亂與比自己年長的女人做愛的情節。

朋友I問女朋友,為什麼忽然傳送一些小說節錄句子給他。女朋友起初說因為看小說而加入一個讀書群組,那是錯誤傳給他的句子而已。後來發覺女朋友的談吐都變得文雅,傳送訊息時用了許多書面語。

朋友I知道有不妥,雖然他有想過會不會是女朋友忽然想配合他的文青性格,而為他愛上閱讀。然而,朋友I十分理解女朋友那種不會為了既定安穩的人或事使出「忽然」的技倆。

終於有一天,朋友I看到女朋友的電話來電,出現了一個令他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忽然間,他想透了女朋友的忽然。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忽然  女朋友  飛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