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客

林平誌 於 14/0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馬尾女生搭巴士時因睡着了,長長的馬尾垂落後座椅背,被坐後面的一名男士用剪刀剪短,這大概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奇怪的巴士乘客。在打稿的時候,同事又與我分享了一件關於食客奇怪舉止的事,這讓我想起十多年前,還在快餐店兼職時,遇到的一個怪客。

每個人都有怪異的時刻,只在於是否展露在人前。收藏在內心深處的小行為,或者小怪癖,是平衡一個人不被壓力衝破的良藥,諸如外表斯文乾淨企理的人,其實他在無人知曉時會偷偷吃自己的鼻屎;貌美如花的女人也會暗地裡舔自己的腳趾和咬腳皮,以平衡她過份壓抑的心理。

同事跟我分享的是,吃譚仔時遇到一個男人,只要清湯米線加底,沒有任何配料,不過另配一碟白灼的生菜。原本這樣也無不妥,只是他要求店員給予他兩杯清水,店員遲了給他甚至會發脾氣。然而,這兩杯水他從來沒有喝過,就如開壇作法那樣,就讓兩杯水放在案上,陪伴着他吃那碗清心寡欲的米線。

想起要水的食客,我追溯至十多年前做快餐店收銀員的一個怪客,他每隔數個小時,就會來到櫃台前要求我或其他店員,給他一杯水。他是個有點駝背的老伯,頭髮不多,牙齒不整齊,衣着有點殘破,但沒有異味。

每一次取水,他都很有禮貌地說「唔該」,只是很多時,他取水過後就會離開餐店範圍,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喝掉那杯水。

由於這老伯恆常地取水,而且極少光顧,我們都戲稱他為「水怪」,不過大家並無惡意,每一次他來取水,我們都會有禮地把水遞給他,沒有任何為難之意。

記得有一次,正值炎炎夏日,在商場內工作的我感受不到外面的酷熱,只是看到水怪汗流浹背地走進餐店裡,走向我負責的櫃台前,禮貌地笑着向我說,「唔該我要五杯水。」

我有點愕然,他平時每次只是取一杯水的,即使一日可能會取多過五次,但從未試過一次取五杯水,為此我多口問了他一句「伯伯,你飲完一杯再返嚟拎,好冇?」
他遲疑了一會,「我要五杯,唔該你。」

我看他氣喘喘的,汗水已沾濕了他的格仔恤衫,那時經理不在附近,是以我就順他意,一次過斟了五杯水予他。由於他無法徒手取走五杯水,故此我還很貼心地給他一個餐盤,讓他在沒有付款光顧的情況下,亦能如其他食客那樣捧着滿滿的托盤離開。

我對他的行為百思不得其解,正當我沉思的時候,他卻帶着一個空的餐盤回來了,而盤上的五杯水就消失不見。他氣喘如牛的拭着汗,我給他一張紙巾,着他不要急,問他是不是再要水。

他連連點頭,只是舉起一隻食指,表示今次只要一杯水就好了。

我為他斟了一杯水,他一手接過,竟在我面前一喝而盡。

他喝水的樣子,我至今仍歷歷在目。

過了幾年後,我已沒有在快餐店工作。炎炎夏日走到那快餐店附近,烈日當空令人十分難受,我走着走着,突然看到眼前有一個熟識的身影,他正是當年向我取水的水怪。

水怪蹲在地上,手中拿着一個快餐店的小水杯,然後在「喵喵」地叫着。過了半晌,數隻小貓從一處天橋底走出來,走到水怪面前,低下頭來輪流舔着水。

看到那一幕,我沒有走過去騷擾水怪,他以前給予我的怪形象,都在那一刻變得很有型,比起很多男人都具魅力。

那間快餐店前年結業了,水怪若要去同區的另一快餐店取水,至少要多走五分鐘。

不知道他是否仍然不停去取水,不知道那些小貓是否已長大。幸好,此刻許多快餐店都提供自助水機,他的名號「水怪」,大概也可因沒有與店員接觸而被除名了吧。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P.S.小綠女已更新至39,請點擊以下連結閱讀。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6079/11866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馬尾女  怪客  飲水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