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倒流理髮廳

林平誌 於 17/03/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走進這家理髮廳,有如時光倒流50年。年屆古稀的髮型師看見我這陌生而相對年輕的面孔,即使戴着口罩也能看得出他眉開眼笑,伸手指示我在其中一張剪髮椅上坐好。我向他說是朋友介紹慕名而至,他說許多年青人都來剪,包我一定滿意。我就是喜歡這種服務態度,整個人心情愉悅。

髮型師甫埋位就對我的白髮感到訝異,他說我看起來約莫30的年紀,卻有着50歲的白髮。我說自己太多東西要想,又要發揮想像力寫東西,所以近年白髮增多。他說年青人不應想太多,活得自在就好,像他剪髮60年,揮灑自如。

我笑說你80歲還在剪髮真厲害,他馬上否認,沒那麼老沒那麼老,強調12歲就開始剪。我稱讚他的手藝爐火純青,他說髮廊都有58年歷史,他剪過的頭有千百個,卻沒有一個人的頭髮像我那樣硬,「頭髮咁硬要加錢啊,好彩你遇着我!」

我也認同他的說法,因每個髮型師都這樣說。我也笑加錢沒問題,最緊要靚仔。他斜瞄了我一眼,仿似要說在他剪下,沒有一個是不靚仔的。

在簡單梳理後,他就詢問我是否要剷青。我說剷一點點,不用太青,他就說也就是「咕哩頭」吧?我好奇為何叫咕哩頭,他說以前在碼頭做苦力(咕哩)的男人,為求方便也會剷青,不過他們就青得多,只留下頭頂一點點頭髮,方便打理。

我又問那是不是叫「陸軍裝」?

他說那應該叫「差佬頭」,但經過多年改良,現在年青人的剷青,已經變得很靚仔。

我很滿意那個稱呼,雖然他不一定指我。

他的確剷得很厲害,說我的頭髮起角很難處理,但對他來說絕不成問題,幫我的角收得貼服,也很用心的換了兩個不同的電剷來進行。我問他以前是否用手動的剷,他反問我「你話呢?」自信滿滿的老師傅,找到人生最愛的工作,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剪了接近30分鐘,師傅才大致滿意髮型,拿了鏡子給我照,問我是否很滿意,要強調他用了一個「很」字,平時的髮型師只會問是否OK。

我當然點頭說很滿意,我也強調了很。

他微笑點頭,再問我是否剃鬚,我說全部服務都要試。

他一來就給我鋪上第二塊毛巾,用純熟的腳法踩着椅,椅馬上仰後,我面部朝天的躺着,他說這椅年紀比我大一倍,已經有人預留了,「全部俾人買咗架喇,等執笠時就會畀人搬走曬!」

我打從心底佩服他的樂天與幽默,然後他拿一條熱毛巾為我敷下巴,再叫我閉上眼睛,開始用剃刀為我刮面。那種服務的確很神奇,他拿刀刮眼皮、眉心、額頭及臉頰,每一刀都精准無比,稍有差池我就滿面血痕。
當然,那60年的功力,又豈會毀譽在我的臉上。他完成刮臉後,說我極多汗毛,刮完後當場醒目白淨很多。我說以前從未刮過,他說看得出來。

然後就到剃鬚,先用一個刷為我搽上一些液體,我無法得知那是什麼,但不是剃鬚膏。他只消一分鐘就完成了工序,完成後說我沒鬚根,我說天生比較少鬚,也不用刮或剃鬚,他馬上單手叉着腰,斥責我要多點刮鬚,「冇鬚根點似個男人!」
那種傳統迂腐的想法,令一直表現豪邁及前衞的他被我扣了一點分。

剃鬚之後就洗頭,對比起現時大多數髮廊都是躺下洗頭的方式,上海理髮廳就要坐在一張圓椅上,自己向前垂下頭來,讓師傅沖水及洗頭。這個方式古老,也不太舒服,水會沾到眼,也滴在褲上,這點較現代髮廊遜色。

來到最後一步,師傅為我吹頭,然後要塑造一個型格造型頭,如回到60年代出入舞廳的蛋撻頭。他特意用了一個古老風筒,再次強調我頭髮硬,不出動古董是不能完成造型的。他為我噴了些定型噴霧,然後用一把梳配合風筒,慢慢為我吹出一個定型。

完成那刻,他對我說這個成品一定比我之前去剪的髮廊都好,「以前你吹咗呢個頭出街,啲女仔實痴住你唔肯放手!」

嘩,師傅的確自信心爆棚,竟然用這種說話去哄客人,為了我下次再來光顧,說我回到從前一定可以迷死很多女人。可惜,我活在現世代,即使吹了這個頭出外,迎面而來的女人,都沒有正視過我一眼。

不過,我的確很滿意也很享受這種剪髮加剃鬚護理的夕限服務。數個白髮蒼蒼的師傅大多時間都在望天打掛,時間在這髮廊的椅及風筒上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那些笑容及豁達,相信是看透了人生的參悟。

離前付款那刻,我特意多付了10元作為貼士,收錢的師傅再次眉開眼笑。指明要我下次一定來找他,強調我的頭髮硬,只有他才能應付自如,還能夠迷倒60年代的所有女人。

單憑這一句,我就要再次光顧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理髮廳  時光倒流  彩虹邨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