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的矛盾

林平誌 於 09/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沒有火車的日子,其實對我影響輕微,但這借刀殺人的技倆運用得很低劣,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當權者在借用輿論打擊抗爭者。火車在破爛的車站背後,運作如常,不是地震那種震裂了路軌而不能行駛。那些破爛了的入閘機不是核心,學着今日在電台受訪的工會主席說,技術上可以不理入閘機,免費讓市民搭車,至少讓火車的心得到一點慰藉。

那天在大埔墟站對開的公園坐了下來,看着我這幾個月拖了良久的書。那公園是我無意中發現的,常在大埔墟站等火車時看得見,鳥語花香,份外寧謐,人煙也稀少,適合一個人發呆,一個人看書。

整條東鐵線,唯獨大埔墟站停駛,基本上沒有受到嚴重破壞的車站,獨家村地停駛。我看着書的時候是中午打後了,原本看着空空如也的月台,倒有點清幽之感,公園的鳥語更響亮。當我再抬頭之前,卻發現火車悄悄停下,就在平日那熟悉的月台上。那火車車上有乘客,早前數班車都直飛不停,而這班,卻停下了。

停了數分鐘之久,卒之有人落車,有個女孩在月台上徘徊了一會,也許想看看這車站有何不同,其實一切如昔。我看着這相信剛好重開的車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火車有接載市民到目的地的任務,過去無論八號風球或黑色暴雨,海陸空大部分公共交通工具都停駛了,火車仍然能夠在風雨中沿着路軌,一步一步的把需要回家的市民送回去。

這可能是陸上最堅韌的交通工具,行走了超過一百年。每一程都有着響徹街角的聲響,令地下微震的威力。如今要淪落到向某政權跪低,然後與民為敵。車站設施被攻擊,那是表面的硬件,真正的運輸核心不受破壞,即便有雜物擲到路軌上,也只需移走即可。

列車可以安然行走,但掌管列車的一方,卻不能安然地讓列車提供最基本的服務。火車是大人小孩都信賴的交通工具,也是不少小孩的夢想,我有朋友當了港鐵車長,一直都以此為榮,即使發生了許多事情後,他仍堅持只要能夠開車,定必把市民接載到目的地。

然而,此刻的火車卻成當權者用作鬥爭的工具,要把所有責任都推卸給抗爭者,要輿論指向他們,要把「是抗爭者令市民無車搭」的信息灌輸大眾。甚至乎,在一些片段中,有人發現疑似蒙面警在落閘後的火車站出現,又有人揭穿港鐵把沒有受損的設施一律當壞機論,又只開少部分閘機製造人龍。這些行為,不敢猜測目的何在,也不妄下判斷,公道自在人心。我只相信,單純的火車,沒有錯。

今日聽電台裡的電話訪問,對象是工聯會屬會的港鐵工會主席,他一開口就以暴徒稱呼抗爭者,然後稱八時收車是讓同事有更多時間修復。這些我不予置評,因我不懂那些專業。只是,主持人說了一句,是否只要火車能夠暢順地通行,不理會車站設施,會否考慮讓市民免費乘搭。

工會主席遲疑了數秒,然後回答說,技術上可以讓市民不付款入閘,或者將所有閘機設定為免費不扣錢。他不可能代表港鐵回答,但即使他的立場超級藍,也在某程度表達此方面的想法。

不敢說港鐵在困難時期免費開放予市民乘搭能挽回多少民心,至少,讓火車那種純粹的為市民服務的使命,能夠獲得一點悲微的增值。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火車  停駛  免費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13/10/2019 評論 NO. 1

    明白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