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藍

林平誌 於 10/12/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四甲班課室裡,充斥着一群男生打完籃球後散播的臭汗味,高速轉動的吊扇將這些氣味均勻地分配到課室每一個角落。坐在最左邊尾二排的許灼藍,卻沒有如其他女生般摀着口鼻,反而特意轉過身去湊近坐在後面,剛打完籃球,氣來氣喘的曾楓,向他請教一條附加數學題。

曾楓起初沒有反應,冷冰冰的對灼藍視若無睹。當灼藍再三向他討教,用溫柔的聲線,水靈靈的大眼睛凝望着他時,他說了一句「唔知」,然後站起身來向步出課室。灼藍被這個冷若冰霜的傢伙氣得可以,但她心底裡卻想着,總有一天你會教我數學。

坐在曾楓前面的灼藍,在班裡是個頗受男生歡迎的女生。當然,這除了與她爽朗的性格外,更重要的因素是,她是班裡排行第二的漂亮女生。那種漂亮,讓平凡男生着迷,也會讓籃球隊隊長瀟灑投進一球三分後,舉目搜索周遭是否有灼藍的身影。她最讓男生心動的是那雙會說話的眼睛,較一般人明亮大約22.2%的雙眸,加上細緻立體的五官,柔順如絲的長髮,令班上大部分男生神魂顛倒。

當然,只是大部分男生。坐在灼藍身旁的阿山知道她不懂那道附加數,主動提出可以教她。灼藍是個善良的女生,她沒有因曾楓的無情而扁嘴,欣然接受阿山的教導,二人喋喋不休的,甚至班主任開始上課後,仍然沒有停止討論。阿山當然無視老師的目光,很不容易才獲編排坐在灼藍身旁,想必是上天的一種緣份安排,若他能進一步與灼藍親近的話,說不定可以帶她回家親自教她數學。

灼藍成績不算太好,卻有一點小聰明,能夠跟着曾楓一起獲編進精英班。阿山是他們之間的男生,當然有一點喜歡灼藍,卻深知灼藍對自己不感興趣。然而,他總是找到話題跟灼藍討論,無論是日本動畫抑或潮流服裝,灼藍是個很容易給予男生戀愛的感覺的女生,但她卻對那人沒感覺。不過,坐在他們身後的曾楓,卻把每一句他們的對白都記在心裡。

***

曾楓默默觀察着班上每個男生的舉止,發覺很多男生都跟灼藍聊得來,除了坐在她鄰座的阿山,還有籃球隊長阿軒,班長阿立,風紀阿德,化學考第一的阿來,他都一一記錄下來,靜靜的,沒有人知道他在做這件事。這天灼藍又借意來向他請教附加數,他還是那副樣子,跟她說聲不知道,然後就沉默不語。

灼藍再次被拒後,臉氣得像雞泡魚那樣漲起來。她之後請教鄰座的阿山,在他教懂了如何去解題後,她還特意放大聲線答謝,又主動買一盒檸檬茶請他喝。曾楓沒有離開座位,全程看着他們交流,雖然目無表情的,卻在筆記簿裡寫了一個符號,然後才站起來,離開灼藍與阿山。

灼藍不明白曾楓的冷漠,常懷疑是否自己的樣子太令他討厭,但同時卻又有很多男同學很樂意跟她交流,故這種冷淡與熱情之間的懊惱,令她不知所措。不過,她卻很喜歡這種挑戰,她還是會堅持每隔數天就向曾楓討教,即使熱情貼着冷屁股,仍然鍥而不捨。

這天再被曾楓拒絕後,灼藍轉向阿山討教。阿山卻一反常態,竟然跟她說他不懂,着她向另一個同學討教,她雖然一臉不解,唯有向班長阿立請教。阿立眼見灼藍主動找自己,內心很欣喜,用心地指導她,也令灼藍的悶意全消。然而,只相隔了一天,不但阿山不理睬灼藍,連熱情的班長阿立, 也變成一樣。繼而是化學考第一的阿來以至風紀阿德等,都相繼以「我不懂」為由拒絕。

這種突然被全班男生杯葛的情況,令阿藍感到難受,班上的女生甚至在暗諷她的「發姣」終遇惡果,是活該的。班上最漂亮的陳倚琳這時發起行動,讓班上的女生也杯葛灼藍。一時之間,灼藍變了一個被孤立的人,仿似被世界遺棄。她發現,突然沉默的男生左手手背上,都有一個藍印,她認為這是他們齊心杯葛她的標記。

***

灼藍不快樂,班主任看到她與往常不同,阿山也不和她聊天,遂跟她談了一會。灼藍說不明白為何全班同學突然杯葛她,班主任向同學查問這事,眾人都沉默不語,後來她將灼藍調後一行,坐在曾楓身旁。

即便坐在曾楓身邊,他對灼藍仍然冷淡,令她更沒精打采,常常獨個兒坐在學校操場的看台上,目無表情地看着一班男生打籃球。而曾楓,仍然是她眼中最耀眼的一個。

她看過男同學打籃球後,並沒有回到課室,而是坐在看台上,繼續發呆。她不停想着自己是否很差,是否犯了大錯而令班上的男男女女都討厭她,是否長得太醜怪而變了被欺凌的醜小鴨。想着想着,眼淚不由自主地掉下來。

就在她最傷心的時候,有一個熟識的身影來到她身旁,遞給她一張Tempo紙巾。這人不是誰,正是打完籃球後的曾楓。他留意到看台上沒有離去的灼藍,於是就走過去看個究竟。灼藍雙眼通紅地抬頭看着身高1.85米的曾楓,然後哭得更大聲了。

「平時已經不好看了,哭得這麼醜怪,難怪沒有人喜歡你!」曾楓不解溫柔地跟她說。

灼藍聽到曾楓的冷嘲熱諷,忍不住站起來一拳打向他的胸口。

然而,比灼藍高出超過一個頭的曾楓,單手捉着她揮出去的拳,完完全全包裹着她的小手,令她感到一絲溫暖。她淚眼汪汪地望着眼前這個可惡的大男孩,然後擺脫了他的手,再度坐下來,用紙巾拭淚。

曾楓也跟着坐了下來,然後出奇不易地將原本戴在他左耳的無線耳機,強行塞進灼藍的左耳。她被這突兀的動作嚇壞了,轉過頭去望着曾楓。

曾楓卻把食指放在唇邊,示意她不要作聲,靜靜地聽一下音樂。

耳機播出的歌曲,是日本歌手YUI的《Good Bye Days》。

「Dakara ima ai ni yuku So kimetanda」

這是她從未聽過的歌,卻令她沉醉。

她以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曾楓,這個可惡的男生,在全世界都不理會她時,卻坐在她身邊,遞給她紙巾,讓她聽日語歌。她沒有再哭了,還跟着歌詞哼唱起來。

「沒有人教你附加數哦?那我教你吧。」曾楓竟然主動提出這個灼藍多次提出卻被拒絕的要求。

灼藍沒有說什麼,只是臉頰漸漸變紅,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曾楓。不知怎地,那種討厭他的感覺不但一掃而空,甚至有一點想挨着他的肩膀,就這樣兩個人聽着歌,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

***

阿山放學後獨個兒在一條冷巷裡走着,這冷巷是回家的捷徑,能夠節省5分鐘步程。他走到一半時,突然有五個大漢從兩旁走出來,其中一個從後摀着他的口,另有兩個人捉着他的手腳,使他不能動彈。

一個染金髮的大漢拿出一個熱水壺來,然後用一支滴管抽取一些熱水,二話不說滴了數滴在阿山的左手手背上,阿山的手背被熱水灼傷,痛得眼淚直流。另一個大漢就拿出一瓶藍色的藥水來,又以滴管方式滴在阿山被灼傷的手背上。這藍藥水神奇地與灼傷的位置結合,舒緩了痛楚,卻如烙印般令他的手背有一個呈近似三角形的藍色印記。

阿山對這些人的行為感到不解,那個負責滴藥水的大漢向他說,「這是灼藍標記,只要你停止跟她說話,拒絕教她功課,那這標記就會在一個月後消失,而你也會得到1000元作為報酬。若你拒從或告訴任何人,那我們會不停為你添加灼藍標記,直至你全身都變成藍色。」

作為中四學生的阿山,面對這些大漢的威嚇,完全沒有反抗及打算反抗的想法,他唯有點頭,向大漢發誓會聽話,原本摀着他口的大漢鬆開了手,阿山不但沒有立時大聲呼救,更靜靜地問了一句,如何得到那1000元。

大漢沒有答話,只是把一張500元紙幣放進他的褲袋裡。

「小子,看你相當聽話,一個月後會給你餘下的500元。」大漢轉過身去慢步離開,完全不擔心阿山會報復或大叫。

***

「楓少,山,Blued.」

曾楓的手機傳來一個陌生短訊。他看過訊息後,簡單地回覆了一個ok的Emoji。

「楓少,立,Blued.」

手機翌日傳來格式一樣的短訊,只是當中的人名不同。

「楓少,德,Blued.」、「楓少,來,Blued.」……..

曾楓每一個都以Emoji OK回覆。

手機又再收到新短訊,然而這一次的來訊者,是灼藍。

「陳倚琳不值得你愛,我請你吃炭燒雞蛋仔,明天籃球場看台等吧!」

曾楓專注地看着手機屏幕,看着灼藍傳給他的文字,想起前幾天向倚琳表白卻失敗,更被她奚落的遭遇。

習慣了目無表情的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完。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灼藍  中學  戀愛  附加數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