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與倫比的幻愛

林平誌 於 08/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們在屯門那條行人隧道中相遇,看着對方微笑,然後奔跑,最後擁吻。電影《幻愛》給予我的觀後感,是此生為止看過最高分最滿意最投入,無與倫比的香港電影,肯定前無古人,但願後有來者。故事表達的意念很深刻揪心,不止精神病患者的戀愛疑幻似夢,現實世界中,我們幻想出來的愛也很多,只是短暫而快醒,不像李志樂那樣持續兩個月。

(以下盡量不劇透,希望至少有一個朋友看後能買兩張戲票,和喜歡的人一起進戲院看電影)

很喜歡李志樂那種看似憂鬱,卻又堅定無比的眼神,坐在屯門輕鐵站的椅子上,看着來回穿梭的輕鐵,總會有一個熟識而又陌生的身影。電影以模糊的畫面借代幻想,輕鐵上碰着她,人群中找到她,行人隧道裡擁抱她,卻是不曾真實存在的她。李志樂獨居,相依為命的媽媽剛過世了,也許這輩子唯一愛他的人,已永永遠遠不存在,要再找一個愛他的人,也許只能在夢裡,在幻想中。

我看得見他那種夢中幻想愛人的光境,「情愛妄想症」(Erotomanic Type)是難遇的精神病例,葉嵐的確遇到了,而且那人長得好看,善良,而且擁有一顆童心,令她不知不覺跨越了界線。大概世上不少人都有情愛妄想,日間上課時偷看心儀的女生良久,卻又不敢跟她表白,到晚上造夢時,會夢見和她手牽手,和她到自己構見的場景中,與她緊緊擁抱,然後接吻。那種接吻的感覺,甚至會感受到她嘴唇的溫度,略帶口水的濕度,不想夢醒,卻又會不期然地急尿,迫不得己要爬起床去廁所,把一切幻想都在那泡尿中成為泡影。

然後翌日上學,看到那個昨夜曾夢到的女同學,她向我微笑,我不會告訴她昨晚夢見和她擁吻,只會淡淡地說一聲早晨,然後就會當着沒事發生般,各自轉身離去,或者擦身而過,經過她身邊的那一瞬間,不會去捉着她的手。

李志樂和葉嵐的愛,有一點利用,有一點真摰。電影場景真的很美,屯門井字公屋天井可望見藍天的剪影,輕鐵來回穿梭日夜交織,行人隧道兩個人的相遇,兩個單位相隔不遠,彼此開燈和關燈示意,在公園氹氹轉中小孩與李志樂都有着那種天真爛慢的笑容,都是電影贏得掌聲的地方。相信看電影後的許多情侶,都會想到公園的氹氹轉上坐下來,由它轉上二十個圈。

精神病康復者心靈脆弱,電影表達了種種殘酷。李志樂平平淡淡地生活,作為小學教師的他足夠養活自己。偏偏,葉嵐的出現令他人生起了波瀾,一點一點的侵占他的思想,從未戀愛的他甚至體驗做愛,由不懂到替赤裸裸的她穿衣,由情緒穩定至撞牆至流血,歇斯底里的演繹,若金像獎是一人一票投的話,相信他有力問鼎視帝。

至於葉嵐,那種帶點壞的清純女生,在鏡頭下白晢漂亮,她兒時的不快也影響了她的處世價值,有點能醫不治醫的無奈。她以為遇到一個改變她人生的男人,卻殘酷地清醒過來,李志樂是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卻不能是一生一世的那個人,即使電影裡的她為他放棄成為臨床心理學家,但她需要的,是一種真實的愛情療傷。

然而,透過那種入戲相處,在電影中二人不能成為情侶,回到現實世界中,二人卻因為電影而成為愛侶。疑幻似真,似夢非夢的交纏,成為情感的轉化,造就他們不能在電影中相愛,那跳出銀幕後,他們可以長相廝守。他們是劉俊謙和蔡思韵,而蔡思韵的英文名字,叫西西利亞(Cecilia)。

若要寫下去,或者一萬字也不會擱筆,但我只寫大約一千字,但願那九千字可轉化成九千人付費買戲票,身體力行支持這優秀得無與倫比的香港電影。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幻愛  精神病  劉俊謙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