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明信片的女孩

林平誌 於 01/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把一泓思念,摺成了一隻紙船。
在海的推波助瀾下,剛好飄落至你眼下的彼岸。」
那天收到一張明信片,貼了香港郵票,細看之下,原來寄給我的人是阿天,那個曾說過會從香港寄明信片給香港朋友的人,有點傻,卻又真的在做。原以為他只是隨機在香港某個角落買的明信片,追問下,發覺是一個女孩的水彩畫作品。

阿天將之轉化成明信片,每一幅畫都有數句短語,我收的這張名為《思‧念》,畫中有一隻摺紙船,船上有一隻小狗,不遠處的岸邊就坐了一個女孩。文中第一段的字句,是描畫的短語。

那種畫風和文字,除了令我想寫一下字之外,更希望能夠與朋友(陌生人更好)分享她的作品,延續阿天的實驗(男人都是傻的),就由我在她的明信片上寫一點字,然後寄給我的朋友,待他們收到明信片後,若果願意的話,回饋一份金錢予這個畫明信片的女孩。

為了實踐這實驗,我已替她買了一批明信片,數量有三十張,她滿意那個價錢,但當然對於默默畫畫,花心思寫字的她來說,那個購買價只是微不足道,但願那是一種對堅持理想的實質支持。

如果有為了看這兒的文字而按讚的朋友表示願意收到明信片,我一定會優先寄出,當然這只是我的假大空宏願。她告訴我,創作要抱住一顆謙卑學習的心,對身邊事情不能太麻木,可能是朋友的一句話,一個表情,都足以觸動人心。我這個人常常心浮氣躁,寫字時也太多雜念,若果能夠學習她那種對事事關心的洞察力,也許文字能夠吸引一點。

其他女孩花時間逛街買衫時,她很多時候都躲在房間裡畫畫,每一幅畫花的心機和時間都不同,但相信比起決定要買哪件衫時費神。許多男人打機的時候,其實我在打字,雖然都是宅男一個,但我總覺得日後留下來的痕跡,會比起打機的多一點。

畫明信片的女孩愛看書和寫字,會用圖畫和文字作為表達方式,每張明信片圖畫,都是對當下感受的紀錄,有時看到一篇新聞,有所觸動,會轉成畫面,有時朋友的一個表情,也令她下筆畫起上來。

她告訴我最近忙於畫油畫,而那些部分縮印成明信片的畫,一般都是水彩畫,呎寸只有A4紙般大小,也許這樣,圖案印刷出來時更細膩及具有觸感。

今次會寄出的明信片會有五種圖案,除了「思‧念」外,暫時印成明信片的還有
《手工‧傘》
「讓我悄悄說你聽我有着一把 美麗的雨傘 不管是晴天 還是雨天 我都帶上它」(節錄)

《那年‧夏天》
「一樁樁的黑色 佇立在藍綠的一片 是莊嚴的 我走進了 這靜止的畫面」(節錄)

《歇‧腳》
「就讓我在花叢中迷路 喜歡這漫無目的的遊蕩 不問為什麼」(節錄)

《停‧留》
「昨日 黃菊燦爛一笑 被我看見了 我把這份美麗 留了下來 推到你面前」(節錄)

在香港,創作路從來都不容易走,堅持創作的人有一定程度是傻的。不過,若然可以靜下來想一想,你有多久沒有收到朋友親筆寫給你的中文字,若果收到一封香港女孩子原創的明信片畫,填上一些文字,貼了香港郵票,會不會是一份特別的祝禱。

儘管留一個電郵,若在此平台看到文章而又對實驗感興趣的話,請與我聯絡,請支持創作人。
pinging1912@hotmail.co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明信片  畫畫  女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