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愛(下)

林平誌 於 15/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小盲對我的眼神漸漸有點不同,在學校裡,我向她打招呼後,她由眼神回應變了一記腼腆微笑。下課補課完畢後我們會閒逛一會,穿校服的我與穿黑色套裝的她,看上去有點不相襯,但我們的步伐和興趣都愈來愈接近。

她有時會和我吃過晚餐才回家,因她說獨居的關係,不會煮晚餐給自己吃。我多想說其實我懂得煮簡單晚餐,但那個要求就超越了老師和學生的關係。還是保持亦師亦友的關係比較好,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那時候手機未興盛,反而MSN是最多學生使用的,我教小盲使用這軟件,當然順勢與她聊天。日間見面,晚上文字聊天,我覺得自己很幸福,而且我感覺到她一定知道我喜歡她,她不但沒有迴避,還依舊對我很好,比起友誼高一個層次。

我立志要學好英語,考進大學,只要能夠改變生活,我就有能力提升自己,拉近與小盲的距離。那年小盲深受同校的男同事歡迎,我常敵視那班司馬昭,而小盲也會因與我補課而推卻了不少約會。有一次,中文科主任陳Sir看到我和小盲一起放學懷恨在心,翌日故意刁難我,罰我抄校規十次,並要放學一小時內交,目的是令我錯過小盲的補課。

陳Sir也利用他超卓的中文知識,成功邀得小盲約會。久而久之,小盲慢慢忽略了我。我內心很難過,為何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一個深愛着她,而且很有上進心的學生。在一次下課後,小盲跟我說這次補課將是最後一課,因她要進修。

我沒有問原因,專心的上完那一課。

那次之後,小盲減少了與我見面,也甚少在MSN回應我。我深深不忿,自己輸給那個陳Sir。一年後,小盲沒有教我班,我們的見面機會進一步減少,即使在學校遇見,我叫她Miss See,她都只是點一下頭然後離去。

我看見小盲和陳Sir漸漸發展成情侶,有一次見到他們在牽手逛街時,很有衝動衝過去打陳Sir一拳,然後牽着小盲的手遠走。但想深一層,我和她其實什麼都不是,打了陳Sir,可能會令她恨我。

不過,我還是忍不住,只是先脫了校服,再用布蒙着臉部八成面積,然後趁他不為意時,衝前一拳擊中他的左臉,然後我不等他反應就拔足狂奔,直至跑到海邊,跑到無人地帶才停下來,攤在海堤的大石上喘氣,然後不知不覺間哭起來,哭了良久,掉了可以盛滿魚旦粉湯碗的眼淚。
後來我很努力地學習,終於考進大學,也很努力工作,只是我發覺自己很「掛念看見」,原來Miss See字面上可以這樣理解。只是,她大概已忘記了我,我只不過是她第一年教書的一個英文差劣的學生。

畢業多年後,我偶然發現小盲的社交網站,八卦下一看,原來她跟陳Sir結了婚。我心想,也許我當年那一拳,加速了他們的愛,同時也令我和她的愛,變了盲愛。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老師  中學  戀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