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

林平誌 於 18/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眼鏡與我的距離很遠,從小到大,我都不會因為視力不佳而需要戴眼鏡,有人說十個人之中大約只有一至兩個可以維持這個狀態,超過三十年,但願更長久。這不是一種自我膨脹的方式,只是最近陪不如去配一副新眼鏡,卻發現眼鏡由功能性漸漸演變,即使沒需要戴眼鏡的人,也喜歡到那些開放式的眼鏡店湊湊熱鬧,戴上眼鏡照照鏡。

傳統的眼鏡店總是設於一間店內,必須推開玻璃門進內,然後有數名職員嚴肅地看着你,會詢問你的度數,是近視遠視還是散光,還有身穿白袍的視光師在陣,是一家醫療店多於一家商店。嚴格來說,除了太陽眼鏡外,沒有視力問題的人,不必進去眼鏡店,就如私家診所那樣,沒有人禁止非病人進內,但沒有生病的人的確不會無故進內。

眼鏡店搖身一變,成為了商場其中一個展銷店,走着近年最尖端的展銷路線,將各種眼鏡框放在架上,任何人都可以進內走走,有意無意戴一副眼鏡,對着鏡子暗爽或者自娛,真正需要配戴眼鏡的人,亦沒有那種「我一定要配到」的壓迫感。

我沒有視力問題,至少能看清書上每一隻字,看到距離三十米以上的大廈招牌上的字,打機時沒有因視野模糊而被對手秒殺。不過,我的不如就是個大近視,平時只會戴隱形眼鏡的她,一般人較難以察覺,但回到家後,她就需要戴上逾八百度近視的眼鏡。

配眼鏡這回事的確很有趣,就如哄小孩吃藥一樣,加一些糖衣,讓隨着度數而增加的價錢及鏡片厚度變得相對和諧。眼鏡的款式五花八門,而且對某些人來說,戴眼鏡時的確比不戴時漂亮,或者戴了以後,總覺得自己比較漂亮。

在元朗一個商場內,就有至少三間這種開放式眼鏡店,像時裝店那樣開揚,電話專門店那樣隨意,沒有玻璃門的阻撓,很多混吉的人都會走進去看看,好奇拿起眼鏡架在鼻樑上,又對着鏡子照來照去,甚或拍張硬照放上社交網站耀武揚威,要告訴全世界我不需戴眼鏡但如果我需要戴都一定會戴得很好看。

不過,雖然眼鏡店客似雲來,但逛商場而戴着眼鏡的女人不多,甚至觀察得到明顯有視力問題的(例如發雞盲),都不會戴實體眼鏡,而是大眼仔。女人近年對眼鏡的需求的確奇怪,一邊廂要以眼鏡作時裝,另一邊廂卻只會選擇擁有擴大瞳孔功能的隱形眼鏡。

看着愈來愈多年輕女生進店試眼鏡,她們把不同眼鏡放在架起來對鏡比劃,有人要求隨行的男友(男性朋友)即時比分,有的一口氣試戴十來副,試得店員都有點不屑地望着,皆因她臉上及耳朵上稍稍脫落的化妝品令店員必須隨即以抹布清潔每一副眼鏡。

數百年以前,眼鏡的誕生只是為放大一些物件,在中國更有眼鏡古語,一個深不可測的詞彙叫「靉靆」。誰又會想到,功能性先行的眼鏡,會轉型至一種任人試戴作樂的潮流。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P.S.《小綠女》已更新至36,請點擊以下連結閱讀。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6079/113551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眼鏡  時裝  潮流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