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首期

林平誌 於 12/10/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她叫焦曼娜,英文名取了一個意大利女生常用的名字Giovanna,是個擅於對人評頭品足的女生。她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喜歡坐在時代廣場外的長椅上,觀察着人來人往的路人,挑選每日「行頭」最厲害的目標,為她或他拍下照片,收錄進她的相簿內。這相簿有一個特別的名字,叫作移動首期。

Giovanna這天邀請我陪她一起坐着觀察,說是為我上一課時裝課。她很快就鎖定一個目標,請我細心觀察並形容她的衣着。我嘗試描繪,那是一名看來三十出頭的女士,穿着雞翼袖直紋襯衣搭配一條膝蓋有破洞的牛仔褲,一對白色有着綠色花紋的運動鞋,戴着一對銀與黃扭在一起的鑽石耳環,還有一個鮮紅色的手袋。她突然停下腳步,從手袋裡取出一部天藍色,有着三個鏡頭的手機,我認得這是最新推出的iPhone13 Pro Max。她似乎在等侯朋友,卻不透過現成的大時鐘,或手機看時間,而是舉起戴在左手的腕錶,一臉凝重的看時間。那隻腕錶的錶面很特別,有着一個綠色的圓圈。

聽完我的描述後,Giovanna叫我猜測,這名女士的「行頭」是多少。我好奇什麼叫行頭,她指是女士身上的服裝及一身搭配的價值。也許女人會比較重視衣服的價值,作為一個門外漢,我基本上不諳名牌。然而,我看得出眼前的女士能夠成為Giovanna目標,肯定不簡單。

我打趣說,我只認得她使用的手機,應是最貴的型號,大約13599元吧!她冷笑一聲,取笑我竟然聚焦在那部一萬多元的手機上。她以認真的眼神凝望着我,着我認真地觀察,猜一猜她全身的衣飾總共價值多少錢。我又認真地詢問她,那包括內衣褲和袜子嗎?她拍了我的頭一下,以斥責的口吻對我說,只計算肉眼看見的。

當然,眼前的女士一定非富則貴,我正期待Giovanna的正確答案,胡亂說了一句,她全身上下,大概值30萬元吧。

想不到Giovanna仰天一笑,當然是取笑我的天真和無知。

「30萬?她戴着的勞力士Submariner Date就已經超過35萬元了。」她一下子就點出我嚴重低估了那女士的行頭。明明說是服飾嘛,又要計算名錶,幸好她還未戴上鑽戒。

我謙卑的請教,請她為我上一課。她早就把女士拍下,從手機中把相片放大,逐樣告知我她的觀察成果。

「她穿的是LV Monogram條紋荷葉袖襯衫,全新的話要12300元;Gucci 100牛仔褲,8000元;LV Time Out運動鞋,8850元;手袋是Hermes Twin Bag,74000元;我很喜歡她的耳環,是Catier的Trinity系列,這對大約110000元。」她一口氣說了所有衣飾的牌子及價格,核數師都沒有她的厲害。

她叫我計算一下總值,還提醒我要加上價值約35萬的勞力士,還有那部iPhone13 Pro Max。我連忙按着手機的計數機,得出的結果是大約576000元。她將這女士的相片重新命名,輸入冰冷的「576000」六個阿拉伯數字。

我好奇這些數字對於Giovanna的意義是什麼,而又對於那位女士的意義又是什麼,她說那是移動首期啊,雖然這女人的行頭略低,但借九成按揭的話,勉強還能買到新界區的兩房單位。然而,這50多萬元,對於住在淺水灣獨立屋的Giovanna來說,連微塵也談不上。

Giovanna突然轉身望着我,竟然叫我介紹自己的行頭,還補充一句「不用計算底褲和袜子」。我尷尬地笑着,倒過來問她,若她能準確地答出我身上的衣服牌子和價格,我就請她吃一頓美味晚餐。她不屑地望着我笑,「你肯定你請得起嗎?」

「美味而已,和價格沒有關係。」我冷冷地道。

她開始觀察,竟能逐樣說出我的行頭。T-恤是無印的,129元;牛仔短褲是Levi's的減價貨,300元;波鞋是Nike Air 系列,800元;手機是iPhone12,新購價6499元。她又檢查我的手腕及耳朵,確認既無手錶也無耳環,還稱讚我簡潔清爽。

「若撇除電話,你的行頭厲害了,足足有1229元!」她天真地笑着說。

「錯了錯了,即使當全部物件都是新的,我的行頭只值829元,皆因波鞋是半價是買的,只值400元!」我為購得特價波鞋而自豪良久。

然後我笑她老貓燒鬚,晚餐的事一筆勾銷。她心有不甘,竟說同樣撇除電話,若她的行頭比我低,那就要我請她吃晚餐。

我聽到這話後冷笑了良久,眼前的千金大小姐,連那個穿了超過50萬元上身的女士也不放在眼內,她自己的行頭會低過1000元?

然後她開始介紹自己身上的衣物,衫是Uniqlo的 U AIRism 純白色圓領 T 恤,99元;褲是GU的Denim gaucho pants,減價後是99元。鞋是逛台灣夜市時隨便買的,500元台幣,大約120港元。可惜不計及內衣褲,我相信一件內衣都已經遠超這個價格。不過,她的確只穿搭了318元上身。

我檢查她的手腕及耳朵,發覺她和我一樣竟然都沒有錶及耳環。

「你是故意的,想我請吃晚餐就脫去腕錶和耳環,再胡亂穿搭一些平民服飾來戲弄我!」我向這名千金小姐投訴,抗議她不誠實。

她向着我微笑,突然哲學家上身,稱最富有的人未必穿金戴銀,內心富足就能夠快樂生活。要以最華麗最昂貴的服飾去突顯自己的人,也許內心其實寂寞得很。

我看着這個衣食無憂的富三代,她既對名牌瞭如指掌,又認識平民衣物的價格,甚至自己會穿上,即使只是穿一天做戲給我看也好,我相信她的內心,會比起許多富人或窮人都飽滿。

然後,我問她借那個移動首期相簿給我看,原來她的收藏品內,七位數字的人物比比皆是。

我在想,究竟這個世界富有的人何其多,而又有多少炫富者是為了表現自我。我想起世界上最富有的數個男士,都愛穿着純色的T-恤。也許那件T-恤可能價值五位數字(經他們穿過甚至變成無價),然而我覺得那樣的穿着,反而顯出富人的品味。

看到後記而又訂閱了這篇文章的朋友,不妨計算一下自己的「行頭」,若有人比文中的Giovanna更低,那我會找天請你吃一頓晚餐。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移動首期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名牌  白衫  波鞋  牛仔褲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