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飛兒的情書

林平誌 於 02/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給飛兒的情書》

致林飛兒:

十七歲那年,你的不辭而別,令我的人生失去了光芒。

我常常到我們一起跑步的和宜合道運動場,找不到你的身影。

我用單鏡反光相機的長鏡頭,捕捉每一個場內跑步的女生。

拍攝她們的眼睛,再透過相機屏幕觀看。

卻發現,她們沒有一個像你。

其實,她們都不可能是你。

我最近在攝影比賽得獎了,獲獎的相片,是一對尼泊爾小女生的大眼睛。

喝過調酒師余蔚青的自由古巴後,我發覺她原來有你的氣味。
後來她告訴我,她曾經跟你相愛過。

她說你的情人真多,多得讓我崩潰。

我知道這輩子也沒法再愛你,或者說無法去愛你。

我希望把你的痕跡及氣味留着,也許在相機中,也許在照片中。

感謝你讓我替你們一家人拍攝的合照。

原來那小孩很乖巧可愛。

我曾經也想過我們會不會有孩子,若我們有孩子。

男生的話,應該叫利息,女的叫利率。

很市儈吧?

我活得很好,就由離開凶宅的那天後。

我們的世界不再重疊,我不會再找你,你也不會想起我。

即使我們偶然在馬鞍山的街道上遇見。

也許我會帶你到千送洋酒去,喝一杯余蔚青調製的自由古巴。

利彼爾
2020年3月2日

***

今日收到網絡作者邀請去寫一封情書,原本要求二百字,不知不覺間卻超越了一倍。很多時候寫故事的人都會停留在自己的故事中,不捨得離開或放手,幻想完結後,其實仍然想喝一杯酒。

今日也下了一個任性的決定,不知道那份任性還能維持多久,但像昨天也有網友聯絡我說她想出一本散文集,我說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去完成,諮詢太多意見,其實也左右不了那份任性。

今日是2020年3月2日,其實這日子不特別,風有點大,天氣有點陰沉,像利彼爾的情路那樣,風雨飄搖,過得不容易,卻又不得不放手,將情感轉移至相機裡,靠照片去記錄每個陌生人的靈魂。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

邀請寫書信的網絡作者叫多媒體廢作人,他把那封信製成一種特別的對話形式表達,可到以下連結體驗,也請支持每一位默默工作,仍待回應的寫字人。

https://bit.ly/39azrk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情書  飛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