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燈的微笑

林平誌 於 21/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明明綠燈,轉眼變成紅燈。不對,是明明綠燈轉眼變成微笑。在動盪的社會裡,運動的痕跡在各區留痕,大埔的某盞交通燈,每一次駕車經過,我都會看看那盞被裝飾過的紅綠燈。紅色是停止,黃色是預備,綠色是起動。每一隻顏色都代表了一種意義,不是要認定自己屬於何種顏色,但至少不要把自己落入沾污神靈的那種顏色裡。在綠燈上的那個笑臉,是真誠的微笑,還是亂世中的一種苦笑而已。

最近駕車停在寶鄉橋近寶湖道交界的紅綠燈時,總是不由自主地看着左手邊的交通燈。這燈原本平凡不過,停燈時間不過一分鐘,卻從三盞燈之中,看到人生的喜怒哀樂。紅燈是停,有個不明顯的符號;黃燈是預備,我看到了扁嘴;綠燈起行,由暗轉明的微笑圖案,的確會讓我在紊亂思緒中,暗暗舒一口氣,然後看見前面的雙層巴士廣告上最左的四個大字「治療香港」(其實是治療香港腳),才慢慢地輕踏油門,讓車慢慢離開,腦海裡總記着那記微笑,很治療。

在不同市民眼裡,看到的是不同的光境。交通燈被破壞,有的熄滅了,有人就會如熱鍋上的螞蟻,生怕汽車會橫衝直撞,會將途人將至飛起。然而,作為一個駕駛人士,交通燈故障並不是世界末日的大事,我在此刻看到的司機,是有史以來最禮讓的。有人讓途人,有人會揚一揚手,示意讓我先行,我會舉起五隻手指,除了是目前最重要的象徵五大訴求外,也是司機界裡表示謝意的手勢。

有時候,我會在故障的紅綠燈前停下來,讓行人首先慢慢橫過馬路,其他司機看見我停,也會跟着我停下來。有行人會在我車前稍停,然後望向我,報以一個簡單的微笑。那是與平常停在斑馬線前的停車不同,那一記微笑,真的比較有溫度。

其實,世界不會因為交通燈損壞了一部分而變成末日。只要我們的心依然向善,走在一起爭取應該也值得要得到的未來,社會各持份者都會看得見那種能量,至少我這個沒勇氣走上前線的近中年人,會把生活上看到的點滴用文字記下來,也許看的人不多,但願能夠在這兒出一點微不足道影響。

紅綠燈是代表了秩序,即使壞了,建立已久的那份秩序,早就印在司機和行人的心目中,大家的心內都有着那麼三盞燈,懂得什麼時候行,什麼時候停,什麼時候讓。喜歡綠色是因為我曾經寫了有關綠色的奇幻故事《小綠女》,相信許多人會喜歡黃色,或者深深地認同自己的黃。

而紅色,在某程度上代表了不可觸碰,是紅色資本,是種警示,是種會流血的象徵。不過,有一種顏色,原本是浪漫及憂鬱的代表。最近的一段日子裡,卻被冠上不光彩的意義,被人唾罵,被人抵制,被人看不起。

星期日在尖沙嘴街道上發生的一幕,卻讓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族群心怒了,那架水炮車噴射出來的水,是藍色的,將雪白的清真寺染藍,是對宗教的奇恥大辱。

然而更令人心淡的是,從不認錯的執法者,在這時刻仍然強調是誤中,半點歉意也沒有。到晚上演戲式地走到清真寺去幫忙清潔,比起下午自發清潔的香港人,這些執法者,的確值得好好上一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紅綠燈  寶鄉橋  清真寺  大埔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