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路山旮旯

林平誌 於 20/08/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在女兒去外婆家度假之時,我和不如有了二人相處的空間。她釋心打扮,穿了間條連身裙,紮起長髮,高纖的身形,亮麗的雙眼,在口罩的遮蔽下,她跟我說買戲票時職員竟然問她有沒有學生證。她為此而開心了一整晚,我們那晚有種回到拍拖時的感覺,而她買的戲票,就是《緣路山旮旯》。

這樣寫開頭,大概是我認為由我來寫一下這電影的想法,會增加一點說服力。山旮旯的情緣除了是地點外,也是對身高外形的一種強烈訊息,或是訴說。許多男人看畢後一定會覺得,為什麼在選角上要是岑珈其,為什麼矮短木獨而其貌不揚的男人,可以有一連串接近遇見女神的情緣,而且幾乎每一個女生都是主動喜歡他的,那種喜歡有一點不合理,有一點離譜。

這種感覺正好寫出電影製作人想要的氛圍及討論,岑珈其是必然的男主角,因只有他這個演員,可以演出那種感覺,那是給予香港觀眾的反差,也是電影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及張力,我覺得在這個層面的呈現上,電影超級成功,戲中的阿厚演出細膩真摰,已贏得不少掌聲。

女神這用詞早在80年代已出現,就如地下鐵碰着她 好比心中女神進入夢。阿厚這種不介意距離的男人,也在呈現一種香港男人的局限與耐性的考量,若心中的女神在地理上不方便,又有幾多人願意山長水遠,不計較距程,只盼與女神會面。一定有人說,電影是相當不現實的,就如小說那樣,每個女神出現的時刻都環環相扣,而我最喜歡的那個女神是荔枝窩的Lisa,也就是陳漢娜。記得阿厚搭車前往時,沿途會經過我熟識的大埔,甚至有一幕會拍攝到布心排的村口,我也跟不如說那是我們以前住的地方。

山旮旯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都不喜歡,用作度假還可以。其實,我和不如的距程一向都遙遠,從前的我住柴灣,她住朗屏,我們之間的距程接近50公里。然而,我印象中沒有一次會送她到朗屏,而是通常在中途站告別,我回港島東,她去新界西。阿厚這種男人就是有一種隨和的優點,有時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敢直視女神,內心卻很爭扎。有一刻我以為他即晚就跟Lisa上床了,後來電影卻又交代不是,以為他們對望可以親吻,後來又只是呆望。

電影的設定一般是俊男與美女,再加美景、星空、紅酒加一點任性,就自然可以肉體交纏,彼此赤裸地安睡一晚,翌日女方會穿着男裝恤衫煮早餐。阿厚在戲中沒有這種設定,甚至沒有過往的福利和床戲,皆因這種設定是非一般的,我覺得這樣才是電影的中心,予人舒服輕鬆的感覺。坐在我們附近的中老年夫婦,也很享受電影,細細聲討論着他們的從前,男方就如阿厚那樣,其實厚實正直的男人,也有市場。

有人說討厭珈其,要坐時光機回去欺負年幼的他,令他不能做演員。然而,若這電影用上俊男去拍攝,我相信那種味道會變得流水,沒有那種反差,也偏離電影的原點。看畢電影後,我牽着不如的手去附近買宵夜,這夜的她特別漂亮,而我也很認真問她,如果戲中的阿厚走出現實,她會不會也喜歡這種男生。

她也很認真說「不會」,其實與外表無關,最重要的是女生不喜歡男生那種語塞的狀態,以至有許多情景優柔寡斷,沒有主見。電影是電影,浪漫是浪漫,現實卻是現實,我認為現實中,外表不佳的男人也可以愛上女神,甚至娶走女神,但切記要在言談及性格上做好表現。電影會不會給予宅男錯覺,讓他們以為只要演得像阿厚,就會有女神主動來到。

我相信不會,抱着欣賞小品的心情進場,感受那種氛圍和美景,有時幽默,有時浪漫,還會發現香港真的很美,花時間與喜歡的人,走走香港的山旮旯,其實有時會為人生加分。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緣路山旮旯  陳漢娜  岑珈其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