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糊和豆腐花

林平誌 於 16/12/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芝麻糊和豆腐花,兩種甜品,一黑一白,一般人都不會混起來吃。我也未曾嘗試,原來餐單上沒有的甜品,也可以自行選擇。這個世界並非一黑即白,或者必須一黑一白,一男一女,一左一右,電影縈迴着這種反思和意味,動人而舒服,而且點到即止,不會有那種令人抗拒和不安的畫面。只有大約半小時的電影,可算是初試啼聲,集監制編劇和主角於一身,然後他還要自資才能孕育這動人的作品。

他是曾經因為看見我的某篇文章,而和我做朋友的男生,他叫劉昆曉,Freeman。有着一顆熱血的電影夢,一直以來都在為着夢想而進發,實踐和不斷挑戰。對比起我這個只需大約一萬元就能完成出書夢的人來說,要完成一套有血有肉的電影,六位數字只是個下限,曾經我們在荃灣的茶餐廳吃着蠔餅,他說希望集資300萬來拍一套戲。

芝麻糊豆腐花,看名字就知道浪漫,而這種組合和構思,得到許多朋友認同和支持。電影將大埔呈現得極美,男主角在大埔海濱公園跑步,躺在草地看藍空,滑着那條我常帶女兒去玩的藍色螺旋滑梯。畫面簡約而唯美,對居住大埔多年的我來說特別親切,我和不如特意坐在電視機面前,靜靜地欣賞電影。

我不會解構電影的劇情,也不會透露任何想法,希望看見文字的朋友,能夠與最喜歡的人,開着電腦或將電話畫面投放至大屏幕,花半小時,好好欣賞這套這個小伙子傾盡所有的電影。

我仍然很記得2019年7月13日那天,我將車停泊在堅尼地城科士街的石牆樹外,相約了一些朋友來與我見面,請他們喝一杯櫻桃酒,提取早前訂購的《櫻桃》。Freeman很早就提着打拳套裝來到,在我手上拿過書,然後很珍而重之地放進背包裡,他跟我說過,很希望把櫻桃拍成電影。我苦笑,請他喝一小杯櫻桃酒。他說那酒很甜,甜得不像烈酒。其實愈易入口的烈酒愈易讓人迷醉,櫻桃就有那種意味,只是目前會欣賞的人不多,那也是我接受和理解的現實。

一本自資的書,尚且有朋友兩肋插刀支持,即使是不會看書的朋友,都會拍心口來到跟我買書,然後書價明明只是88元,都要強行給我100元,說是對文字的支持。我的任性也不算沒有回報,至少有數十個朋友看完書,然後我自資的付出不但收回成本,還有數千元微利,對於一個平淡如水的故事,一個名不經傳的我來說,可以說是有盈利。

然而,一套自資的半小時電影,即使是我這種說拍心口支持他的朋友,也沒有付過分毫,就已經看完了整套戲。很諷刺,也很現實,很心痛,電影夢與出版夢是兩碼子的事。他的電影花了海量時間去拍攝,也得到王喜壓場支持,而戲中的演員,相信很大部分是朋友,即使收取片酬,也是象徵式的友情價。

我作為一個觀眾,理應付一百幾十購買戲票進場去看電影,即使不能到戲院去,也應透過網上放映形式,先付一個入場費,再給予一個代碼,登入平台才欣賞電影。然而,Freeman深知這樣做的話,最多只有一些朋友付費去看,但要讓很多人知道,廣傳和獲得賞識,相信那種付費形式不可行。明明付費看電影是天經地義,即使串流平台也要付月費訂閱。偏偏,電影新人的作品,卻只能透過免費平台播出,還要千辛萬苦絞盡腦汁去爭取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去花一點時間看,而對於觀眾來說,他們的成本是半小時的時間。

電影在免費平台播放,唯一希望獲取的,是靠觀看人次,要至少達到1000人次才會計算收入,Freeman的打算,也就是默默地期待,在陌生人看完電影後能夠無私地分享,分享予朋友,在社交平台,在家族的通訊群組,哪怕只有數十人,冀盼逐點逐點地增加,讓觀看人次上升至1萬,再跳上10萬,然後挑戰100萬,對於全球觀眾來說都沒有金錢成本,但對於Freeman來說,每一個觀看人次都是瑰寶。

請點擊看電影《芝麻糊豆腐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fJNwm47zF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芝麻糊  豆腐花  王喜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