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

林平誌 於 14/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出自《楚辭·招魂》的華燈初上,形容美麗而光亮的燈剛剛點起來,現時成為網絡熱話,這用詞變得到耳熟能詳,當然是因為一套劇集的緣故。而華燈一般形容夜幕剛降臨時的城市景象,就如夜總會是天黑了才會開始營業,有着華麗而不失美艷的燈光,也有美麗知性的小姐,當然還有設計維美的場景,將一種氛圍打造得很美。

這套在Netflix連載的台灣劇集,最近成為熱話。有人愛她,有人恨她,我和不如則看完了第一部。尚算精彩,是節奏有點慢,也不見得浪漫。我喜歡的是林心如那種高傲的美,而楊謹華的冷艷也一絕,不過最讓我深印深刻的,卻是個改了個中文名字的英台混血兒Rhydian Vaughan。

每次聽到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都自然想起許多許多年前的一套台灣劇集,叫《月光肥牛小鬼頭》,那是洪金寶罕有出演的劇集。而華燈初上都用這歌作開場,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效果,當然,她的設定就是八十年代,我和不如出生的年代,所謂的八十後,現在已成老餅。

劇集以離奇殺人案作為主線,穿插着各個角色的故事,將觀眾始終帶回凶案現場,在第一季的最後一部分會揭曉誰是死者,在此當然不方便劇透。我覺得那個設定合理,而且也有了吸引觀眾看下去的原因。我不去猜測誰是凶手,似乎這不是劇集的重點。

重點,我覺得是那種八十年代的慢,八十年代的隨意,八十年代的妄為。我說的是劇中的花花公子江翰,也就是英台混血兒鳳小岳。江翰是個金牌編劇,那時候用筆去寫劇本是平常事,換着是我真的寫不出來,那是時代的印記。一個能夠寫出動人劇本的男人,英氣風發,書卷味濃。他戴着眼鏡時的模樣,我覺得他很像老師,是湯告魯斯。

我常把他代入成湯告魯斯,覺得林心如真好,可以遇上湯告魯斯。有時候他抽煙,他看着別人的眼神,竟然真的有那種湯告魯斯的感覺,基本上沒什麼演技,卻又很令人印象深刻。江翰在劇中得到許多女人,都對他投懷送抱,為了他要生要死。

他會把每個女人的對白都寫進劇本裡,讓另一個女人去讀出來。這個,或者是他要不斷認識不同女人,再與她們談情,除了得到女人的身體外,更重要的是得到她們的情感,她們的對白,獨一無二的,例如分手時說的話。

江翰那種認識女人的方法是迫不得已,曾幾何時我也有想過,若我能把每個認識的女人都寫進故事裡,一旦我的小說變得紅了,那麼這些女性朋友都會變紅。所慶的是我的小說不紅,所以她們也沒有那種被狗仔隊纏糾的煩惱。

當然,我會把認識的女人放進角色裡,但我不能,應該是不會用談情的方式去了解她們的故事。要得到故事,其實文字聊聊已經很足夠,再深入她的人生的,對我來說,就只有一個女人。她的名字也有一個如字,不是林心如,是不如。

我這樣寫,一定會被人罵我幻想太多。華燈初上也描繪了許多光境,是我們幻想不到的,我這麼大個人也沒有去過夜總會,沒有試過有女人在我身旁陪我喝酒,這些場景都要靠幻想出來。其實,有時候幻想一下也不錯,當真正去做時,代價可能會太大。

華燈這套戲,我竟然寫了一個閒角。其實,兩位女主角都為劇集昇華,待有人看了後,再討論劇情。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華燈初上  林心如  江翰  蘇慶儀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