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蟻俠2的世界觀

林平誌 於 19/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看蟻俠2,拋下了女兒,卻在電影銀幕的字幕中,看到豆豆這兩個字。感覺份外親切,電影說的是各種家庭的親情,父女情是最刻劃人心的,喜歡那個長頭髮的豆釘,也讚嘆那種爸爸為了哄女兒一笑,學到純熟魔術技巧的能力。電影基本沒有峰迴路轉的劇情,只是一些平平淡淡的場景,卻讓人會心微笑。

現在看電影是奢侈的一件事,每次能夠看,我的心態都改變了很多。在蟻俠2裡,最觸碰到我神經的,是男主角與小女兒的相處,畫面不長,大約加起來只有十五分鐘。十歲的小女孩,長髮漂亮,有着亮麗的雙眸,眼神也懂得做戲。爸爸為了每個星期見一次女兒,都花盡最大的心思哄她快樂。用紙皮建一個神秘隧道,兩父女化身蟻俠那種身型,鑽進洞內探險。

電影刻意說了很多家庭比起世界重要的想法,可能只是我的解說,因為對於有家庭的人來說,拯救女兒的確比起拯救世界重要,即使世界蹋了一半,只要女兒仍然會看着爸爸的魔術而回眸一笑,那麼世界再蹋另一半也不重要了。蟻俠有着那種無厘頭的搞笑,也有一份吸引家庭觀眾的心思,即使劇情薄弱過岡本安全套,也讓人感覺值回票價。

居住環境妄想要無限大的香港人,也許會喜歡劇內那種無厘頭的放大縮小。比叮噹的縮小電筒更厲害,那邊的車子可以放在一個禮盒裡,想要駕駛哪一架,放在路上,按一下就可以變到實物大,還能進內駕駛,即使駕駛途中也可縮小放大,突破物理規限,雖然很卡通,但又沒有人批評這是不可理諭。

電影的中心就是要帶出另一種世界觀,我喜歡那架裝車的禮盒,看完電影後,看到商場展出兩種名車,我都對不如說,不如我各自買一架,然後縮小放進盒內,閒時可以輪換駕駛。其實屋子不用變小,因為不想自己變小後變不大,像《縮小人生》那種是滑稽多於自在。我只想汽車縮小就好,不用佔空間,也不愁泊車位,當然也不怕收違泊告票,閒時還可給小女兒作玩具車,一舉多得,這種科技值得鑽研。

其實物理學告訴我們,螞蟻生存在二維世界裡,是無法看到三維世界的人類,而一些高等生物,或者外星人,鬼神之類的,存在於更高維度空間,也使人類看不到祂們。所以蟻俠看到人類活動的畫面,也是電影的想像,正如人類想像看到神或外星人那樣,某些擁有鬼眼的人類,可能有着能力有限度看到高維度空間的事物,但並非必然。

電影裡提到的量子領域,也是另一種空間的解說。至於最後的彩蛋,其實是要告訴我們,當人化作一團黑煙後,是突破空間規限的Thanos在作怪。Thanos似乎成為了強者的代名詞,復仇者聯盟三沒有蟻俠,所以就不能打敗他。下一集吧,相信蟻俠會成為一個角色,無論變大或變細,總有他的存在價值。

蟻俠的電影氛圍,除了要專責搞笑外,那種父女情的演繹,也令部分觀眾相當受落。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p.s. 小綠女已更新至二十四,這一章提到綠爸被殺後,小綠看到爸爸生前寫的日記,想起爸爸常常說些綠色笑話哄她笑,原來每一個爸爸,都那樣疼愛女兒。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6079/84164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蟻俠2  女兒  空間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