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櫃裡的男人

林平誌 於 21/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經過元朗時,看到這幢就快落成的新住宅大樓,回望自己曾經在地產裡打滾的日子。原來自己曾經走進華麗豪宅與那些中五十次六合彩也未必買到的超級豪宅裡,兩種地方都給予我不實在的感覺。但讓我印象最深的,是離開地產界後遇見的那個衣櫃裡的男人。

那些在地產界工作的年頭裡,感受到香港真正奢華的地方,不只是維港兩岸的摩天大樓,而是山頂或者淺水灣等超級豪宅,動輒以億元起價的住宅。記得曾經造訪過一間叫價五億元的孖屋別墅,那兒一塊大約半米成半米的雲石地板面積,就大概要數百萬元。

太古那幢不知道要求要身家有多少個億才能有資格參觀睇樓的OPUS ,我也有幸曾踏足,那個是全層式單位,每個單位至少四億元,三百六十度環迴景緻,可以從核心的外圍看到核心的內圍,而間隔則不敢恭維,一層有六千呎,兩個人住剛剛好。

那時常常走訪不同級別的豪宅作描寫介紹,用上描金的字眼,凸顯那份瑰麗,以及與塵世間脫節的氛圍,而我把這些通通都視為一種「瀏覽」,像走進互聯網世界一樣。

後來離開地產世界,卻又體現了另一種不能相信的層次。曾探訪一個住在衣櫃裡的男人,那個男人真的整個人塞在一格只有衣櫃般大小的床位裡,睡覺、看電視、呆思甚至生病時,都在那個數十呎的空間裡。

那個男人三十出頭,身體健康智力正常,他也有工作,但薪金卻不足以讓他租外間的正常單位。他說夏天時一屋男人的臭汗味,令他感到生活得沒有尊嚴,但他也沒有埋怨太多,擰着電視機,雙眼放空地看着屏幕,然後關上他的櫃門。

早前大埔村屋出租床位罵聲四起,我在想,若果我買了那家六千呎豪宅,再間三十間劏房,劏房內再分四個衣櫃床位,每個床位月租一萬元,提供三百六十度環迴維港景致,免費WIFI,高級房車接送,還有私人泳池,住在超級豪宅的衣櫃床位內,層次會否與別不同,或者會有很多人抱着體驗超級豪宅之名,租一個床位來沾光。

發達社會富貧處於兩個極端是平常事,只是近年社會對貧的關注太大,社會扭曲變形,讓貧者難以改變生態,過往只有老人和病態之士居住的床位,現在已年輕化至三十出頭的大男人。他們不是好食懶非,也願意付出汗水去工作。

只是工作的回報不成正比,落差太大,有人放棄了打併心理,反正私樓價太高,豪宅不是我,劏房我不住,公屋排不到,那倒不如將錢花在自己的意願上,諸如買高達模型,或者一年去五次台灣旅行。

老土一點說句,人的地位及財富有高低之分,但希望每個香港人都享有平等的居住尊嚴。

支持寫字人,欲看更多生活文章,請讚好: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劏房  豪宅  衣櫃裡的男人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