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靈

林平誌 於 20/08/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那夜晚歸,沒有駕車的我經過樓下那棵大樹時,看到三隻貓伏在地上睡着了,在黑暗中也可感受到牠們睡得正香的幸福。我蹲下來為牠們拍了一張照,想記錄一下這些在我家附近一直快樂生活的貓,然而當我按下手機的拍攝鍵時,卻又怎樣也拍得不好,除了無法捕捉貓的形態,甚至連對焦也不成功。

我好奇下再查看手機,也許是光線不足所致,我也沒理由開着閃光燈去滋擾貓兒。我放棄拍照的念頭,靜靜地看看那數隻貓的睡相。我蹲下來後,覺得膝蓋有點重,像有種力量要壓着我膝部要我下跪那樣。我唯有站起來,卻要花很大的力量,才能勉強站起。那股力量似是被我強行卸下了,落在地上。

突然之間,我的左眼好像被吹沙入眼那樣,我用手揉揉眼睛,眼前有一片迷霧,像黑夜中有一層簾幕,擋着眼前的風景。我迷濛之中努力向前望,發覺這片黑暗變得更深,我眼前只有一些黑色。過了大約半分鐘,黑霧逐漸消散,眼前再度出現剛才三貓睡覺的畫面。

不同的是,我看到一個長髮女生,正在蹲下來,用她白如雪的纖手,溫柔地撫摸着其中一隻貓的頭。我想走前去勸她不要騷擾小貓了,就讓牠們好好安睡。然而女生很陶醉那個動作,我印象中住在附近的人都沒有這種長髮女子,若是漂亮的我一定會記得。

女生似乎感應到我在附近,按道理一定會看到站在如木頭的我。她竟然轉過身來,在月色照耀下,轉過臉來望着我。我睜大眼睛凝視着,然而她的臉,她的臉卻不是我想像中的漂亮五官和深邃輪廓,而是有着一雙如黑貓會夜光的貓眼,嘴巴是貓嘴,兩邊臉頰還長有貓的白鬚。

我深呼吸,再深呼吸,開始有點緊張,也有一點點害怕。我的雙腳突然麻痺,站在原地,難以移動。我沒有作聲,她沒有對我微笑,因那張臉太深刻,我腦海全是她,甚至乎想開口問她「你是人還是貓,是貓人還是人貓?」

開始無法自我,剛才經過屋邨時看見許多師奶在燒衣,而這些儀式我一向不相信有實際作用。按道理我是無法看到靈的,因我沒有這樣的眼睛。曾經寫過的故事,認識的女生跟我說過,除了人有靈,其實貓也有靈。若然真的出現了貓靈,而我又看到這種混合品種,是否代表了這個氣場或時空中,我擁有不一樣的眼睛。

我沒有開口問那女生,大概她也聽不見。我努力移動雙腳,抬起右腳向後退,繼而是左腳,一步一步的,慢慢退回我家樓下的鐵閘。我掏出鎖匙,小心翼翼地開了門,然後雙腳回復知覺,我馬上加快腳步跑上樓梯。
我特意再從窗外向外看,月光仍然照亮那三隻睡得正香的貓,然後,除了貓外,再沒有其他東西存在,或者我無法再看見那些也許存在於不同時空的東西。查找資料,發現台灣有人說過夢見貓靈而無法安睡甚至頭痛,醫生無法找到成因,然而法師卻能夠解決問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貓靈    吸貓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