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花的媽媽

林平誌 於 20/07/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送女兒回校後,尚未到上班時間的我,將車駛到一處有樹蔭的山坡,泊下車來閉目養神片刻。寧靜的山坡鶯聲燕語,落葉沙沙,我快將進入夢鄉之時,卻聽見一個女生的驚笑聲。我朦朧地坐起來,透過車窗向外望,才發現今日是中學文憑試放榜的大日子。莘莘學子在不正常的校園生活中挨了快將3年,而他們每人付的時間及努力,比起我那一輩不但是長時間多了一重口罩,更重要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相對較遠,即便是今日放榜,仍難以在學校看到同學的笑臉,或沮喪的表情。

女同學與一班同班同學持着成績單,徐徐步出校園。我不知道他們的成績為何,而按照新聞公布,今年考生進入大學的機率比起過往都大,1.15人爭一個學士學位。女同學之所以驚笑,是因為相信是她母親的一個短髮女士,手捧着一大束鮮花,在她離開校門時突然來到,再向她送贈鮮花。

我隱約聽見女同學說她又不是狀元,不用買花來恭喜她。後來,她還是接過了媽媽的鮮花,然後與一行人一起走着那條相信大部分人走了六年的斜路。我看着他們的背影,想起當年的自己,曾經歷了會考及高考兩次公開試,而兩次都是失敗而回,在兜兜轉轉下才勉強中途入到大學,取得一個學士學位。

記得會考那年,我也意料不到自己不夠分原校升讀,媽媽陪我走了許多間中學扣門,希望能夠接納我這個只差一點點的插校生。結果傳統學校沒有接收,要到相對隔涉的半私立中學,但總算解決了中六問題,我還認識了很好的新朋友。

高考那年,我知道自己天賦有限,結果是預期之中,全科合格,卻未達大學門檻。這次我自己找出路,報讀了副學士,還發生了一連串愛情事件,仿似我的學習只是副業,緣份遊戲才是主菜。當然,後來是有點幸運的,在GPA不算超高的情況下,收到城市大學接收作為插校生,由大學二年級讀起,轉接下算是圓了大學夢。

其實我不算是成功者,無論在升學及愛情上,故此也沒太多心得給予十多年後的同學們。我想說的是,要為自己設定一個目標,不管世界有多壞,朝着自己的目標向前,總會獲得陽光。這抹陽光,可以是大學,也可以是得到一段浪漫愛情,或者找到百樂,我們未必每個人都做到不枉此生,卻可以肯定的是,每人都可以將人生的每個階段,過得有意義。

放榜過後,去一個不用戴口罩的地方流浪放空;去一間咖啡店請一個順眼的女生喝一杯Latte;去一個上學時期不曾獨個兒去的戲院,看一場兒童不宜的電影。總之,任何有關書本的元素通通不要想,因為死背爛記的人生,隨着放榜的那刻已經成為歷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放榜  送花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