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靈

林平誌 於 19/09/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那夜跟不如一起回家,走過那公廁對出的暗黑小路時,我再次嗅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味道。我一邊走着,一邊感到有一陣冷風正吹拂着我的身體,肩膀有風,雙腳也感受到涼意,那感覺很真實,我雖然看不見任何靈,卻切實感受到那物質。我在走畢那段路後,特意回頭用手機拍了一張照,及後傳給端木瞳看,她看完後問了我一句「是否嗅到咖哩味」。

總覺得康復後擁有的特殊技能,是令我無法安樂的東西。特別這數天的感應愈見強烈,即使我這個平日遲鈍的人,亦相當過敏。我即使牽着不如的手走那段路,依然感到額外冰冷,我覺得一定有些物質存在,只差在我仍未能看到而已。我並不害怕,但我卻是個看鬼怪電影會發燒的怪人,我到現在也不夠膽看鬼片。

為了求個安心,我鼓起勇氣把相片傳給端木瞳,她是我小說《櫻桃》裡的女主角,我相信她的鬼眼,也真的證明過很多次,她的看見並不是騙人。她看相片後,直接就問我是否嗅到咖哩味。我奇怪為何是這種味道,我聯繫不到那氣味,也許有一點咖哩,卻又不全是。她跟我坦白說,從照片裡看見一個靈,是個印度鬼。

我頓時心寒,皆因那地方附近就有一間印度廟。我曾經去過探險,也在廟前留影。我翻閱資料後發現,印度廟前有一個神壇,是供奉印度三大主神之一的「濕婆」(男神),也有資料說是供奉其配偶「難近母」(女神)。我問那靈是否來自印度廟,端木瞳說不出奇,印度人也會有拜神的。她說那靈也許只是剛好經過而已,也許我最近的體質與之相近,故此感應到也不出奇。她說若我路過該地方而嗅到由那隻靈發出的氣味,是不足為奇,不能確定是否與我確診後有關。

那條路一向略帶陰深,不過我走了接近半年,從沒有嗅到怪味,也沒有陰深冰冷之感。我也跟不如邊走邊說,這晚氛圍特別不同。我問端木瞳如何是好,我擔心那靈會跟着我回家。她卻笑指機會不大,我家又沒有吸引之處。我但願如此,卻又有點膽怯,若果真的如她所說是印度的,那我家應該要完全抹走所有類似元素,我記得有隻木象在,不知道印度是否會對象感興趣。我想起一個笑話,有人問阿V「你邊度架」,他答「印度」。

如今真的證實了靈在,雖然可能只是偶遇,甚至不是為了我而出現。無論如何,這也是我首次憑感應應驗了靈體,而求真這回事也真的令我既心寒又興奮,很想說聲,我真的遇見了靈。印度是印度廟的關係,若我用中式拜神去印度廟求個安心,那會不會有點奇怪。究竟如何化解,要如何才能夠令我的敏感失靈,這才是我往後值得深思的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印度  印度廟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