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

林平誌 於 13/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聽道理的人,有慧眼,有寬容之心,有放下眼前個人利益的胸襟。當前的局勢,作為一個旁觀者,我期望能夠透過簡單的文字,表達一些個人的看法,願視死如歸的年輕人不要犧牲,願能夠顧大局的人,看得透徹,以政治手法解決政治問題,而非讓血不停流,讓人不停絕望。

香港與內地的矛盾,自一九九七年前就已存在,回歸前已掀起移民潮,在英國統治百多年繁榮下,許多香港人都相信不了,也無法相信中國的統治能夠維持現狀甚至進一步騰飛。當年有智慧的領導人卻有一套有智慧的處理方法,也就是不變,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且是積極不干預。這方法套用現在的潮語,不完美,可接受,需改善。

這不完美的方法,的確令香港回歸後馬照跑、舞照跳了一段時間,甚至令部分已移民的港人回流。當時香港人與內地人有分野,財富及文化上明顯較高,而且對同胞是抱慈悲憐憫之心,雖有一定程度歧視,但整體是關懷的,正如天災會捐錢,人禍會祈禱及施以援手(64事件)。

這種太平一直維持着,直至2003年沙士爆發後,我認為自此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疫症是內地傳入的,而發酵後令香港一潭死水。此時,內地生活財富提高,甚至出現了許多暴發戶,那刻的內地人不再是大鄉里,至少財富上不是,而內地開放了自由行來刺激香港經濟,一時間許多人都受了刺激,有的發了藥房財,有的成就了地產霸權。然而,千千萬萬個年輕香港人,卻成為了高樓價恐赤化下的產物。自此生態出現了變化,經濟向好,人心卻向下,對內地人的觀感及社會狀態,也呈下坡。

然後,事情發展至2010年後期,出現過經濟危機,單一的產業,內地的積極不干預已經漸不復存在,首先出手的是開放了自由行,繼而是讓中國式的管治滲入,在中小學實施普通話教中文,國民教育被推翻了,卻犧牲了許多年輕人的前途。

2014年的佔中(雨傘運動),不成功,卻喚起了人們對被赤化的覺醒。2016年的農曆年衝突(魚蛋革命),釋放了部分年輕人的憤怒。2019年,這一年的反修例風波觸發的衝突,是前所未見的,很記得一名師奶大罵,這班年輕人都不講道理,要他們停止擲磚頭,反而變本加厲。

我沒有參與過前線,不理解他們的心情,但相信是豁了出去,不但有被捕後前途盡毀的打算,有的更連子彈也不怕。那天年輕人被近距離以真槍指着,仍舊走向槍前,最終被開槍擊中。那一記畫面震撼了許多中年人,一位中年人跟我說,手槍是致命武器,即使是身經百戰的古惑仔,只要警察拍拍繫於腰間的佩槍,古惑仔已自覺後退,若是拔槍出來指着喝令,他們已舉手不動。

可是,現階段的抗爭者有那種寧死不屈的態度,戰場上的軍人也沒有這種做法,但那不是英勇,而是痛心,非常令人難過。究竟一個社會要怎樣教人絕望,才會令年輕人死也不怕,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要談這塊玉,也許能比喻為統治香港一百多年的英國。英國是先進的國度,科技不一定能夠勝過中國,但人民價值及司法及民主自由上,是客觀的領先。香港人其實很單純,卻又不容易同化,不容易妥協。英國不好的話,我們的特首一家也不會都是英國籍,高官很多也有英國籍,即使不崇英,也入主加拿大或美國,要高官們舉家遷進大灣區作為榜樣,相信是天方夜譚。

當年要五十年不變,我的想法是,當年的領導人是深信中國在這五十年間可不停進步,除了經濟發展外,更重要的是人民質素及社會民主自由,相信五十年後能夠追趕甚至超越英國,那香港人就不必懼怕那一變,相信歸屬中國比起眷戀殖民統治的英國好,而且中國的文化及氣候也比起英國好的話,那香港人的歸心,自然不用再執着了,懂道理的人都懂選擇,不懂道理的,就由他們選擇回英國吧。

事與願違,中國使用的是滲紅及有點強橫的力度,卻希望在五十年間將香港變成目前的中國,要聽教聽話,用中國模式去管治,去服從,不服者則從政治及體制上懲罰。中國社會用最直接的方式去統治,封閉不利消息,自小實施洗腦的絕對服從方法,經過七十年的教化,基本上順民佔大部分,而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並無不妥,加上近年社會變得富裕,由以前的吃樹根到此刻剝小龍蝦也有專人服侍,那的確會令部分人看不起仍然為一層樓挨生挨死,為擠身香港而屈居百呎劏房下的香港人。

其實,中國人喜歡或接受那種模式,也不是壞事。香港人願意讓中國擁有主權,卻懼怕那種管治,現在爆發的衝突,用了瘋狂的方式去進行,那用意很明顯了,不為瓦全。又或者,這瓦片在提升至玉石的層次之前,讓香港人保留那份民心,停留在熟悉的制度,不要以有形或無形之手粗暴干預。

進一步說,香港有那種中國已失去了的中華文化,例如繁體字。香港是個連接國際的城市,中國統治下,對其利益及國際影響力都有裨益,曾有領導人說過,英國把香港發展得如此美好,若交回中國人管治卻把香港弄壞了,那怎麼行。難過地,他的話已兌現了一半,二十二年過去,香港的局面已陷於失控邊緣,為的,就是對抗那種中國式的侵入,而能夠控制大局的人,卻不是香港的特首,至少是未有授權而只是不停說人民不會得逞,不落入圈套的特首。

若然她尚有能力,尚有良心,尚有人性的話,請燃燒一下自己,把她能力所及的都做吧。年輕人不是橫蠻的外族,他們會聽道理。在本地的層面,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基本的,那不只是調查警察,也會包括示威者。特赦被捕人士,平伏民心,但前提是要設一個期限,若在那期限後再犯法的人,要嚴懲,相信聽道理的人,都會明白事理。

在國家的層面,回想九七年之前的一國兩制,若說當年的五十年不變大概不能安撫民心,此刻宣布再續五十年吧,再給予五十年時間予中國及香港,請這段時間來讓中國進步吧,也讓香港人實行真正的普選,歸人民管治的政府,不一定大富大貴,至少民心所向,能夠讓最多人信服。若果當權者繼續強硬甚至屠城也在所不惜,那請特首置諸死地而後生,尋求國際協助。

紙上談兵當然可以說得要風得風,那些願景很遠很眇茫,甚至可以說是實現不了。此刻全城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恐懼,但更值得眾志成城的,是要用盡一切方法,阻止軍方界入開槍殺戮,因為那樣雖然成就了「攬炒」,卻永永遠遠,成了一個悲痛的結局。

祈求上天給年輕人一種超能力,不用挾天子以令諸侯,只需平平安安,爭取到應有的自由後,安安穩穩的,用智慧及熱血,打造一個比英國時期更美好的香港。

註:插畫由身在英國的弟弟提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道理  衝突  中大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