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在書展中拿起我的書看的陌生人

林平誌 於 19/07/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風雨中獨遊書展,找了良久才找到那個展出我兩本書的攤位。看見原以為已售罄的2019年版《櫻桃》,疊得高高的放在當眼處,心情既有點失落,又有點驚喜。今年山道的書很受注目,有兩位好朋友作都的書都被搶購一空,很值得鼓舞。而我靜靜地在觀察着我的兩本書,冀盼有陌生拿起來看,甚至願意把她們帶回家。卒之,我看一個戴眼鏡的女生拿起了小綠女。

會場的冷氣溫度適中,書展內的閱讀氣氛卻熾熱,人來人往的攤擋中,最多人帶走的是《元朗黑夜》和《動物農莊》等與政治相關的書籍。也許因為這原因,也帶旺了在書攤中寂靜無聲的小說。我去到的一刻,已經不見別我的《我在日本小豆島開了一間茶餐廳》,也不見虐心者的《你的悲傷拯救了我》,小豆島一度連網店也斷貨,成績有目共睹。虐心者說她為了書展而連日失眠,相信這次售罄會令她可以安心做個甜夢。

至於我的書仍然存在,竟然找到初版的《櫻桃》,我掀書去看,發覺這是2019年7月的,後來問出版社才知道,原來那是從書店下架後回收的餘貨,我不知道尚餘多少,但我早前一度以前書店都售罄的想法是不存在的。這個版本很美,而且還有書腰,印刷的封面都很有浮水印的質感,我認為若有新朋友看到而又希望購買,可以考慮支持,容我也說聲,手快有手慢冇。
《小綠女》則當然仍有大量存貨,扣除我賣走的大約120本,書店上架後,我猜出版社保留大約50本在書展。這書現在看來,是沒太多人留意,也許封面仍吸引(是良臻親手設計),但畢竟作者不經傳。不過,這次我實實在在的遇到一個我不認識的陌生女生,拿起《小綠女》,捧在手中,認真的看着內容。

我起初觀察着,她的確很有文青氣質,通常會看我的書的女生都會加100分,所以愈看就覺得她愈吸引。她看了大約1分鐘後,打算把書放回攤上。這時候我厚着臉皮走到她身邊,向她說我是這書的作者,順道簡介了《小綠女》,說世人隔離了兩年,而這本在2018年寫的小說,也有提及隔離及變異,還有封城,這些原本只屬幻想的情節,想不到在如今的現實世界中發生着。我向她說了一輪,她說會考慮一下,然後又拿起《櫻桃》來看看,我說這是另一個故事,又乘機推介了一番。我沒有主動說要簽名,因看來我這個路人作者的簽名不是促成買書的原因,若是對面的藍橘子,整個發展就會截然不同。

我們點頭告別,我刻意離開,沒有再給她買書的壓力。所以我不知道她是否有購買,但沒有購買的機會佔大多數,也許她再逛一會,回頭再買也不一定。我最近都有留意有一至兩個陌生人追蹤了網誌,也許是購書後看到我的網誌所致。陌生人讀者很大部分是看見我的故事和文字而買書,與朋友拍心口支持後買回家封塵不同,所以我很期待這個與我偶遇,而又曾經拿起過兩本書來看的女生,能夠在不久的將來,到這兒留言說看完我的書。

這種遇見不容易,很多無名作者都躲在牆角,默默偷看究竟有沒有陌生人,真的拿起自己的書,然後付款帶走。我看了大約半小時,當然是沒有看到一個付款的陌生人。我不會失落,因為認識我而又會買書的朋友,大部分已透過我認購了。若果有一個陌生人買書,那一定是全新而又純粹因為我的文字而來的。

曾經說過,會真正支持作者的朋友,會偷偷告訴你第165頁有一個錯字,而不是付出比書價多2元的價錢後,將書本沉入太平洋。我統計過看完《櫻桃》而又跟我分享感受的朋友,有大約20個。而《八百後》比較多,應該有接近100個,近期更有新朋友不停提及林滿庭,另我喜出望外。至於《小綠女》,真正看完而又告訴我想法的朋友,還不到10個,但當中包括很喜歡很欣賞的一個人,那其實已經很滿足。

看到這篇的陌生人,若有緣去書展,不妨支持一下沒有賣點,只有文字的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書展  小綠女  櫻桃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