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曼城敗陣

林平誌 於 17/09/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是利物浦球迷,曾到晏菲路球場朝聖,那夜曼城戲劇性敗予升班馬諾域治,我內心有兩種感受。第一種當然是單純的是主要競爭對手失分對己隊爭標的優勢,而另一種,是讓許多看似弱勢的人都感受到的以弱勝強,在如今雞蛋對高牆的抗爭中尤其重要。

曼城是強橫而令人順服的球隊,就如金雕玉砌的最強軍隊那樣,哪怕是一個後備球員,也價值過千萬歐元。看這球隊比賽,內心是忐忑又是驚嘆,因我的身份是利物浦球迷,每當她被入球就會自然歡呼,然後很快就會憂慮,因很快就會被曼城追平甚至反超前。

那夜諾域治的水銀瀉地令人心悅誠服,每一個入球皆非僥倖,而是有令人佩服的組織及策略,前鋒迪姆普基單刀再傳給簡威爾射進空門那球尤其悅目。面對千萬兵團毫不懦怯,是諾域治上下一心的怒火及堅定,目標相信也很清晰,結果也令除了他們外的許多球隊滿意。

身穿四萬元裝備的執法者,就如曼城球員那樣強橫厲害,攻擊力毋庸置疑,而且有着最強軍師及豐厚後備軍力,能夠應付多條戰線。相反,升班馬也許整隊球員的身價也不及曼城一個頂尖球星,正如抗爭者那樣,手無寸鐵,即使穿起裝備,在實力及對抗上仍有着距離。

然而,沒有千萬軍備的諾域治球員(據知轉會支出不足500萬鎊),能夠在完全被看淡的情況下(馬會客勝貼率只有1.06),以出奇不易的攻堅對抗巨人,而巨人有着那種從容及輕敵心態,到最後補強時為時已晚。

雖然那種勝利也許可一不可再,強隊會吸取教訓後必定全力應對,但足球世界變化萬千,有着現實社會的寫照。若有人說足球與政治談不上關係,那個人不配欣賞球賽。足球是亂世中的一種慰藉,不被看好的弱者能夠取勝,是低落中的一碗熱湯。

當然,曼城有着一種令人折服的厲害,也會欣然檢視成敗,不會此地無銀,也不會死不認錯,目中無人。這必須強調的,不能與如今香港的當權強者相題並論。

只是,若有人相信足球上有永遠的霸主,那未免太天真爛漫。社會上每個強權當政者也不會有好下場,很快就會迎來這場攻堅及怒火兼備的勝仗,是抗爭的一方的,強權不願檢視成敗的話,不可能永恆。

假如有一天,利物浦不敵諾域治,相信也會有人認為不足為奇,最重要的,是相信足球的世界,強者要不斷檢討進步,讓每一場勝利,都令人心悅誠服。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曼城  諾域治  弱旅  升班馬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