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黃昏,我輾斃了一隻老鼠

林平誌 於 28/04/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常與老鼠結緣,其實我不討厭牠們,我覺得地球上每樣生物都有生存權利,即便牠們被定性為有害的,也只是從人類世界去判斷。正如蟑螂被大多數人討厭那樣,但牠們卻是生存了數以億年的長壽生物。我們操控了別的生物的生命,也判斷了牠們的出現就應該被殺,當真正自己殺死一隻生物時,我的感受卻是難過的。那天我駕車經過某段路時,一隻老鼠突然過馬路,我在想牠會不會被我輾中時,就感受到車輪有輕微的顛簸。

那是一個接近黃昏的時刻,天還未黑。我轉彎過去一條小路,總覺得有點眼眉調,左眼突然看到路邊有一隻小黑影,我心想那應該是老鼠。我經常夜晚去捕老鼠,卻又真的未曾在白天遇見過。這隻老鼠在千釣一髮之間,欲橫過馬路。我的車正在前進,我想老鼠是敏捷的聰穎小動物,平時輕易躲過人類的追捕,又怎會明知有危險也要衝出馬路。

我沒有停下車的想法,只知道這老鼠會在我駛過的道路橫過去,牠很細小,也很靈敏,大概會在我駛過後就順利過馬路,鑽進另一邊的花槽,避開討厭的人類。我的思考只有千份之一秒,那隻老鼠沒有遵守人類的交通規則,真的用很快的速度衝了出去,而我竟然感受到車輪有一點震動,隱約還聽到一種輕微爆破的聲音。

啊,我內心的確有一點震驚,四個高速轉動的車輪,與這隻只佔車輪觸地面積不到一半的小老鼠,竟然正正就被其中一個車輪輾中,全身爆裂而慘死,那一記死亡,是偶然的,也是殘忍的,我內心極不舒服。我不知道為何自己沒有扭軚閃避,或者稍為將車輛轉向,也許就能避過一場殺生。

我沒有避開,也許真的無法避開,也許我只覺得牠只是一隻老鼠,牠的生命微不足道,換轉是一隻小狗,一隻小烏龜,一隻松鼠,我會不會就有不同思考。按照法律,若真的意外輾死了小動物,司機是需要報警備案的。而當然,老鼠不在那名單裡,人們的目標,就是一味兒的消滅老鼠。我這個人也常是殺鼠的推手,卻因自己親手了結了一隻小老鼠的生命,內心萌起一種內疚感,久久也未有消散。

為了確認我真的殺了那小老鼠,我把車停了在不遠處,特意下車去找牠。一如我所料,牠的確全身爆裂而慘死了,相信那一刻很痛苦。我看着躺在路中心那不完整的屍體,站在路邊為牠默站了片刻,雙手合十為牠祝禱,願牠安息,也深深的在內心吐了歉意。

小老鼠的生命不應該如此終結,我殺了牠。而牠的屍體可能不止被我一輛車輾過,那條路有大貨車和巴士經過,牠會成為一塊餅,與瀝青路融為一體,那是很不仁慈的葬禮,卻是我一手一造成的。那馬路很繁忙,我無法衝出去移走牠的屍首,只能為牠再禱告,但願不會再有第二輛車輾過牠。

回到家,我一直失落了良久。想起那天也發生了一些不如意的事,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我殺了生,雖然那是意外,卻又真的成了我內心的烙印。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老鼠  生存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