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戒

林平誌 於 17/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程子晴嫁給富商翁恭時只有24歲,而翁恭比她年長26年,二人的婚禮在五星級酒店舉行,城中名人富豪紛紛到賀,這段婚姻被外界視為父女戀,而程子晴承受着貪財嫁富翁的惡名。二人在公開場面表現甜蜜,背後仍然如膠似漆,程子晴不否認她嫁的其中一部分是為了令生活富足,但她卻做足女人要有的本份,而她的艷麗,足以令翁恭為她獻出心臟,只是一毛不拔的他,每事每物都按合約形式進行,唯獨每年送太太一枚鑽戒,由她全權擁有。

翁恭在婚前已和子晴協議,女方不忠就會觸及離婚底線,若被傳媒或任何形式公開而令翁恭名譽受損,女方得不到一分錢贍養費。若是男方出軌,那就得向女方賠償一億元,但女方不得再追究,以離婚了事。除此之外,子晴生活上的任何開支都必須申請,購買的物品都屬於翁家,未得同意不得轉售或送予任何人士(包括她的貼身衣物),而她購買任何東西都必須透過指定黑卡,或要求管家代勞。

翁恭也想不到子晴會答應這條款,對她更是愛不釋手,認為不貪錢也不求財的漂亮女神,的確是因為極愛自己而下嫁。他對子晴愛護有嘉,卻常常只有口號沒有行動,結婚後聚少離多,子晴雖然只要她想要的東西,基本上不用理會價錢就可擁有,惟實際的權益不在她身上,即使她可以買數間別墅,可以任用任住,卻始終不是她的名下物業。

子晴漂亮,卻得不到老公寵幸,令她感到富貴不過浮雲,再好的生活心靈也空虛,而只能享受富貴,不能擁有榮華,都令她愈來愈不快樂和不安。翁恭幾乎每個月才回家與她見面一次,有時連親她都來不及就要趕着飛機離開,而她最珍惜的日子,不是她或老公的生日,而是二人的結婚結念日,無論翁恭多忙,他都會抽空帶子晴到永恆珠寶店,買一枚鑽戒予子晴,這鑽戒是唯一不在合約內,不用記帳,由子晴真正擁有。

結婚第一年的鑽戒只有一卡,但淨度,顏色及切割都上乘,價值最少31000美元,這是永恆珠寶店的年輕珠寶設計師Davis告訴她的。Davis知道翁家的傳統是為每個新娘送出鑽戒,而他見過多個翁家新娘,卻沒有一個像子晴般漂亮可人,而且看着有心跳感覺的女人。

子晴把鑽戒戴在無名指上後,在燈光照耀下的閃爍非常。子晴的鑽戒每年都會更換,卡數也會隨着結婚年份按比例遞增,直至第三年,Davis鼓起勇氣向子晴介紹自己,子晴才留意到這個富魅力的珠寶設計師,原來一直都在留意她。

***
珠寶設計師Davis的眼睛裡,只有子晴的漂亮臉龐及驕人身段,而他亦主動出擊,成功取得子晴的手機號碼,二人開始展開對話,久而久之,子晴對這個每事關心自己,為自己着想的年輕男人充滿好感,可惜自己已嫁入豪門,恨錯難返。

翁恭一直都維持送鑽戒的習慣,夫婦二人的默契及甜蜜早已成過去式。子晴還不到30歲時,已收到翁恭送出的第5隻鑽戒,而她也偷偷告知Davis。Davis着她留意鑽戒的內圈,原來他也偷偷地在戒指內向子晴表達愛意,由第3隻戒指開始,內圈會刻了一個晴字。而晴字的日字框,會用心形來代替,子晴看見時既驚又喜。

「Davis,我知道你心意,但我們沒可能,因為我的所有物質都是翁家的,沒有離開的條件和理由。」子晴雖然富貴,卻只是表面浮華,內心無奈。

Davis知道子晴心繫自己,感到無限喜悅外,也訂下了搶妻大計。

「不是所有,你忘了這些鑽戒都是你的嗎?」Davis提醒子晴。

「我要榮華富貴,這些鑽戒不足以讓我富貴一輩子。」子晴坦白說,她才不會跟着窮酸設計師走。

Davis思前想後,請求子晴把所有鑽戒交給他,他會把這些戒指都套現,然後開立一個屬於他們的戶口,用這筆錢投資。5枚鑽戒的價值遞增,第5年那枚足有5卡,價值超過100萬港元。

「只有數百萬元而已,不夠我一輩子富貴。」子晴雖然把所有鑽戒交予Davis,也不怕他是騙子。

「我會把這筆錢變成無盡,保證你可以無窮盡地享受榮華富貴。」Davis向子晴許下承諾。

子晴向他報以微笑,半信半疑地離開珠寶店。

***

「子晴,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家投資失利,現在損失慘重,最差的結局是要破產,變賣所有資產還債!」翁恭突然向子晴說,面色相當凝重。

看着丈夫落泊的樣子,子晴給他一個擁抱,然後靜靜地看着他。

「如果我沒有了錢,你願意陪我東山再起嗎?」翁恭用認真的眼神望着妻子。

「我嫁給你是想要富貴生活,如果你不能再給我這種生活,我會離開。」子晴絕對地說,她想起尚有數百萬元在Davis手上。

翁恭極度失望地看着妻子,想不到她連掩飾的動作也不做,現實得極可怕。

***

子晴將翁恭要破產的事告知Davis,Davis馬上快樂地將子晴擁在懷內,稱即使翁家財富盡散,這五枚戒鑽卻永遠是她的資產。

子晴不打算為了這數百萬而轉愛Davis,但希望在丈夫最窮的時候,能夠投靠Davis,騎牛找馬。

Davis擁抱子晴而她不抗拒後,邀請她走到樓下的咖啡廳坐一下,喝一杯咖啡,聊聊心事。Davis刻摟着她的腰,有意無意地牽着她的手,表現親密地出雙入對。他選擇了一張在落地玻璃窗前的高身吧枱,二人坐着可以看清街外的風景,Davis趁着子晴對自己有些微好感時,進一步行動,親吻她的嘴,再邀請她到時高級酒店房間,打算為她開解生理上的寂寥。

***

「翁先生,已按你指示調查完成。程子晴出軌的罪證已在我手上,明天就會讓傳媒公開。」Davis從下巴掀起臉皮,露出他原本的模樣。

「想不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貪得無厭!」翁恭把相片狠狠拋在地上。

「這兒有10個24-26歲的女人,都漂亮得無與倫比,翁生你希望上哪個,我可安排。」Davis專業地為翁恭服務,這是過去20年的工作。

「程子晴這個人盡可夫的女人,你打算怎樣處置?」Davis想起享用子晴身體那刻,她身上發出的淡淡香味。

「我沒興趣知道,這個叫方可欣的女人不錯,明天帶她來見我,記得先送上一枚鑽戒!」翁恭冷漠地說。

Davis從皮袋裡取出一枚鑽戒,向翁恭表示包在他身上。

臨走前,Davis好奇問:「以往的女人都只值一枚鑽戒,為何程子晴可以值五枚這麼多?」

聽到這句話,翁恭為自己倒了一杯干邑,一喝而盡,然後說:「程子晴是我真心喜歡的女人,我很愛很愛她,打算為她送上一輩子鑽戒,直至我死去。」

Davis聽後覺得超級離奇,他已上了老闆最心愛的女人。

「我向她說我破產了,她連一句安慰的說話也沒有,我心淡也心痛,漂亮女人都有這種可惡的特質嗎?」翁恭心有不甘地說。

Davis「哈哈」地笑了兩聲,「其實就像富裕男人的心態一樣啊!」

故事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鑽戒  富翁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