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

林平誌 於 1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陽光普照,是陰天和雨天之時冀盼的天晴,也可以是一個普通家庭祈望的光境,平淡卻不平凡。看畢這接近三小時的電影,我的心很沉重,那是鏡文學投資的劇情片,牽動了心靈,也教人反思。作為一個家庭的爸爸,我應當肩負聆聽女兒心事,接收她的快樂與憂愁的角色,要建立一個陽光普照的家庭,是需要學習和不斷學習。

(以下會劇透,在Netflix可看這電影)

鏡文學是我投稿小說的台灣平台,銳意讓文字作品有搬上銀幕的機會,即使那人只是寂寂無名的作者。我記得中學同學看完《櫻桃》後,其中一句評語是「如果可以拍成電影便好了」,那個想法很遙遠,只是我有想像過林飛兒與端木賜在陽台隔空交談的電影場景。鏡文學投資的電影陽光普照,是描述一個普通台灣家庭的故事,看似平平無奇,卻會愈看愈揪動人心。

那是一個四人家庭,父母與兩兄弟。弟弟是個誤入歧途的小子,中學未畢業就因糾黨斬斷死對頭的手而被判入獄;哥哥則是天之驕子,長得好看,在大學念醫科,上補習課時有漂亮女生主動埋身追求。父親是教車師傅,母親是夜店化妝師。電影一開始就有震撼的一幕,血淋淋的斷手擱在火鍋的熱湯裡,泡熟了,接駁不了。

弟弟阿和天生就有着壞蛋基因,搗蛋打架,身陷囹圄,更令十五歲的小女友懷孕。他長得很像我一個台灣朋友,像得我差點就以為他是他,但阿和是台灣新生代演員巫建和,那種壞演得淋漓透徹,帶觀眾完全走進他的內心世界,由極惡劣到崩潰,再改過自身,打兩份工養活妻兒。

這家庭有個壞弟弟,卻有個天才哥哥。電影告訴我們,如果這個兒子從出生至今都優秀無比,學業生活企理,無須家人操心,才不要忽視天才。因為他是憂鬱的司馬光,打爛水缸後發現躲藏在內的,是孤立無助的自己。陽光普照是哥哥其中一個願景,原來這種優越,會令他走上不歸路。那一幕很傷感也很震撼,完全不會相信有這樣的劇情安排,卻可能是寫給天下父母知,無論兒子好與壞,都要交心與關懷。

很記得哥哥的情人是紮馬尾的大眼女生,很亮眼,很清秀,也很消瘦,我以為這家庭有壞弟弟不重要,只要有個好哥哥就會令家庭變好。當哥哥離去後,獄中的弟弟獲出席哥哥的喪禮,那種情感的表達觸動人心,令人惋歎。

無論弟弟或哥哥,都與父親沒什麼交流,父親更只一直對外宣稱只有一個兒子。弟弟反叛時他不認他作兒子,哥哥離去後,現實令他只能有一個兒子。描寫父子情那幕,我想起我爸,我爸也有兩個兒子,我們也和他無甚交流,我不知道他的想法,他也不了解我的世界。然而,電影裡的教車師傅爸爸,卻是固執卻心軟的傢伙,與小兒子在便利店外喝飲料,是父子破冰的一幕,那感覺看似平凡,我卻認自己不輕易做到。

阿和出獄後雖改過自身,卻難擺脫損友的威脅。最後的結局,他總算擺脫了那個菜頭的糾纏,永永遠遠的,卻永遠也不知道,作為教車師傅,竟運用了他的畢生技能,完成了一件為兒子而去做的不思議事件。

陽光普照落幕的一刻,我和一起看電影的不如相視不語。也許,要經營一個常有陽光的健康家庭,的的確確需要每一個人用心及努力參與。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陽光普照  鏡文學  電影  家庭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