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列車的男人

林平誌 於 23/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一直都好奇,究竟駕駛列車的男人的人生,會是一個怎樣的人生。我作為一個駕駛汽車的男人,總是會看見路上的風景,暗罵故意貼近我車尾的臭司機,為又再在逆線上遇見的女司機嘆氣,有時塞車了會把音樂扭大聲一點,而這些行為和動作,基本上駕駛列車的男人都不會做,或者不會遇見。

列車有駕駛室,我小時候真的以為列車是不用人操作的,因為就在既定的路軌上行走,到站就由控制室開門,關門,再開車。列車不會遇上故意貼近車尾的臭司機,除了不會從倒後鏡看到尾隨的列車外,基本上每一次的行程,一條路軌上,列車與列車之間,保持相當距離。

我記得搭火車的時候,喜歡站近門邊,當對面線的列車擦身而過時,會產生一種「嘭」的聲音,很震撼,我也很喜歡。我會想像,若列車車長在與對面線的車長迎頭相遇時,會不會在那千份之一秒之間向對方點頭微笑,這個,似乎是車長之間唯一能夠在駕車期間碰面的機會,雖然也許只得不足一秒。

列車車長能夠廣播,最記得那年社會特別敏感之時,列車車長會用磁性的聲音,跟乘客說一聲加油。那句看似沒有意義的對白,其實是列車車長在機械式的廣播以外的一點甘露,可惜後果很嚴重。

長時間在一個空間裡獨處,有人覺得列車車長是世界上最孤獨的男人。這個男人,工作期間要專注,不能像駕駛汽車的男人那樣,聽音樂,或與乘客談笑風生。甚至乎,有車長在孤獨與工作之間,選擇了剪指甲,而那種在車廂裡響起,由指甲鉗剪開指甲時的清脆聲響,卻成了車長最後工作的奏鳴曲。

不能與乘客交流,不能聽音樂,也不能不專注,似乎這些都是列車車長的寫照。其實車長的工作很多,開門和關門,把列車停好,廣播,應付突發事故等,當然還有一份使命。

列車會高速穿出隧道,遇見陽光的一刻,相當刺眼。未知列車車長會不會戴太陽眼鏡,而從黑到亮的過程,是每一趟旅程的冀盼。有的路線會看到風景,如港島線會去到柴灣終站,由地底升至架空天橋,就是遇見陽光的過程。我小時候喜歡坐在天橋下的柴灣公園長椅上,聽着列車在頭頂轟隆轟隆地經過,會想像列車車長終於看到藍天,他一定會是世界上最期待陽光的人。

其實,我的想像力很差,完全體會不到列車車長的內心世界。能夠肩負這個重任,能夠在壓力與孤獨夾雜的環境裡工作,總覺得,他們比起任何一個駕駛汽車的男人強大一百倍。

而駕駛列車的女人,相信會有另一個故事。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列車  男人  擦身而過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