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見聞(上)

林平誌 於 24/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又到聖誕,談談鬼眼。《入住請敲門》來到第四輯,見鬼之說也突然幾何級增加,那天朋友D來了我家作客,談到他有鬼眼,分享了很多個聽來也讓人毛骨悚然的真實與鬼接觸,後來我特意邀請他看一集《入住請敲門》,請他觀看那些聲稱有鬼出現的角落,他的反應卻令我意想不想。

朋友D在巴黎生活了一段日子,我和不如曾到巴黎探望他,而且也分享了有關鬼眼的《櫻桃》,他當時感到有濃厚興趣,只是未有透露原來他的興趣部分源自他與女主角具備的能力相若,能看到與真人無異的鬼,甚至會感受到他們的善惡,有聲音及觸感。

他分享的第一隻鬼,是在冰島旅行時遇到的。他住的旅館的上層,有一晚凌晨四時,不停發出擾人清夢的響聲,把他叫醒了,他集中看着天花板,其實沒有鬼。當早上七時,那聲音再次出現時,他忍不住到樓上敲門,要求住客放過他。

開門的是兩個女生,她們向D說可能她們遲了到旅館弄至有聲音,向D致歉並聲稱會注意。D看到她們誠意道歉後也沒追究什麼,只是在化妝鏡前坐着一個長頭髮的女生正在梳頭,覺得她沒有與旅伴一起前來開門,有點沒禮貌,或者她比較高傲吧。

過了兩晚,那聲音還是出現,而且很規律的,會令人醒來的程度。朋友D沒打算再上樓去爭辯,反而開門後,無意間看到兩個女生拖着行李退房,他認得她們就是樓上的住客。奇怪了,明明還有一個女生啊,為何她不跟着一起走呢,沒理由退房也前後腳這樣有性格吧。

是以朋友D好奇查問一下,結果兩個女生不約而同地回答,「我們兩個人旅行,今天會轉去其他地方。」D此刻才意會到,那個坐着梳頭的女生,黑衫黑褲長頭髮,梳頭的動作很機械,可能她是那房間的長駐住客,那兩個女生,其實才是打擾她的過客。D有點害怕那靈體會在兩個女生離開後的夜晚有所行動,是以他也提早退了房,急步拖走了行李。

在法國,D曾與一對法國夫婦住了一段時間。那是一間千呎大屋,D習慣會買一些雪條或甜品回家,待晚上無聊時吃。有一次,夫婦離家旅行,大屋只餘他一人,他慣常在晚上拿出一條雪條,脫去包裝紙並放進垃圾裡,再走到客廳享受他的雪條。
客廳裡放着一張嬰兒用的餐椅,嬰兒當然也跟着父母去旅行了,餐椅空無一人。D吃雪條後小睡了片刻,醒來離遠望着那餐椅,竟發現他剛才丟進垃圾桶的雪條包裝紙,無顧放在餐椅上面。

他再揉揉眼睛,的確是這樣。於是他走過去,打算拿起那包裝紙再扔進垃圾桶。當他走近時,卻發現包裝紙在上下搖動,情形就如搗蛋的小孩在玩弄那樣。D心跳加速,若果那是隻小鬼,理應在他的眼中看得見才對,但那刻,他卻沒有看到。包裝紙繼續移動,在空無一人的大屋裡,D不打算與或者存在的小鬼衝突,而且也感應到強烈的怨氣,D只是拋了一句,你要玩就繼續玩,我不打擾了。

他回到房間睡覺,沒有張開眼睛。耳朵卻一直聽到包裝紙被人掐着又放開的聲音,一直持續到他迷糊睡着。翌日早上,他起來後再到餐椅看,那張包裝紙尚在,細看下,的確是有被掐過的痕跡,而且力度也不小。

D沒有告知法國夫婦那事件,在過一段日子後,他也離開了那間大屋。不知道,那個頑皮小鬼還有沒有出現,只是D忘了告誡夫婦,不要在晚上吃雪條。

其實,D跟我們分享期間,屋外一直都很平靜,我問他是否看到這村屋有何不速之客,他笑說沒有,除非我們都離開,只留下他一個人,那可能會有東西出現試探他。聽他的描述,我覺得他的能力與端木瞳的有點相似,只是端木瞳遇見的亡魂,在有其他人在場時都夠膽色出現,而阿D大多數只會在他一人在場時才會有接觸。

D看了《入住請敲門》的片段,那畫面上標示鬼眼的人看到的物體,在他看來一點異樣也沒有。可能擁有鬼眼的人要直接在現場才能看到,那是通過電波及直接傳達訊息予鬼眼者,並不能間接透過電視畫面再看到。

當然,即使是阿D去到現場,也未必會看到所謂「兩圍枱都坐滿人」或者「小孩在敲窗」的畫面,總覺得入住請敲門有點浮誇了,若果那麼多鬼的話,那些磁場及電波,應該會強烈到一個普通人也感到不適才對。

下集尚有更多鬼眼分享,請留意。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鬼眼  櫻桃  冰島  法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