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

林平誌 於 15/1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剛與不如看完魷魚遊戲,心中納悶,抒一點己見。在那個扭曲的世界裡,人為了錢視命如草芥,而諷刺的是,每個人都以為能夠有命享用那筆堆疊鮮血的不義之財。我無法代入那個世界,一來我怕死,若第一隻遊戲進行後我能夠倖存,我不會再進去。可笑的是,我大概在第一個遊戲就會一命嗚呼。

魷魚遊戲將孩提快樂共享的遊戲加入血腥成份,其實這個絕對令人反感。我不明白為何這種設定會是神劇,我覺得是污衊了童真,也傷害了兒童們一起遊戲的童心,那種充滿回憶的集體遊戲,成為了大人們用作血腥殘殺的無厘頭格局,看得人心寒也無奈,有一份揪心的感覺,會在內心深深壓抑。

我們的情緒也被劇情牽動,不如在老伯被槍殺那刻更哭了,到最後才發現他才是幕後大佬,至於為何這樣做,劇集會留待第二季交代。我看着主角過關斬將,最後只有他倖存,當中的經歷比起一個深入戰地的美軍還多,那種戰友好友同伴競爭對手就在身旁一個個爆頭,高空跌至腦漿溢出,或者被人徒手打死的刻劃,一個普通人大概承受不了。偏偏,劇中的主角卻又冷目看待,並留到最後。

這劇很悲慘,心臟負荷也很沉重,沉重得有如背着一個大肥佬赤腳走過滿是碎石的河床,明知不可能全身而退,卻要腳板溢血也要完成任務。劇裡對人性的考驗是一種戰爭式的恐怖,基本上一個軍人也未必面對這種劣勢,而要一班社會邊緣人去撕殺,結果當然就是死清光。而他們的信念很堅定,外面的世界對他們來說也是地獄,何不在裡面的地獄尋找一線生機。當大家都以為能夠完成六個遊戲的至少有六個人的時候,原來那張提款卡只屬於一個人。

那種人性的刻劃令人看後午夜夢迴,我甚至為他們想了一些不用白白送死的方法,例如第五關的玻璃走道,其實只要站在中間的橫樑,再伸出一隻腳去試探哪塊玻璃較易碎,若單腳用力踩下去會有裂痕的,就不選那塊便是了。不過,這個做法可能違規,會被紅衫軍一槍斃命。

那些持槍的工作人員,究竟是誰賦予他們隨意殺人的權力,而他們作為一個人,又為何可以冷血如此,為了有錢人的暗黑投注遊戲,甘願當一個殺人機器。這些當然都只是設定,讓觀眾去反思,去思考,去批判。我也許看得太理性,理性得覺得他們有很多次不用死的時機,卻有時是刻意去死。

那也是劇中帶出的意味,究竟一個債台高築,眾叛親離,無親無故或殺人如麻的邊緣人,是否就要接受死亡遊戲,會有一種豁出去,死就死吧的心。我無法代入,一來我怕死,二來我不會為錢賣命,但劇集想說的是,有錢使得鬼推磨,無論窮鬼色鬼怕死鬼,通通都不要命。

尚有第二季,且看是否仍然玩血腥遊戲。然後,我強烈不建議心智不成熟的人士去看,因為那會令他們感到人生更灰暗,會投入那個血腥世界,甚或不能自拔,不能抽離。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魷魚遊戲  血腥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