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的自白

林平誌 於 17/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停留在這條石屎行人道上,我已感到自己無法再振翅,無法再匯合我的同伴。這街道沒有難聞的氣味,但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呼吸,只希望能夠在這淡靜的街道上,用雙腳徐徐走一會,走到再無力支撐下去時,就躺下來。回望曾經俯瞰的光境,那些飄至半空的白煙,令不少同伴失去了生命力,也令理應比我們強大很多倍的人類,絕望地仰天長嘆。

飛過紅磡理工大學的上空,火光熊熊,藍色的巨型水柱無情地向着人群噴射,擊中無數個死死抵擋卻又軟弱無力的浮板及木架。我看到有瘦骨嶙峋的小伙子,被水柱噴中倒地,仍然死死氣地爬起身來,再以手中的浮板擋水,畫面變得模糊了,我想飛過那烽煙大地,卻被刺耳的聲音纏繞着。

尖沙嘴和紅磡都是我和同伴常歡聚的樂土,那地方有好心人給我們餵食,有時雖然會被驅趕,但我們總是一再復返。這平和的地方,今天卻,周遭都冒起白煙,有些煙令我一接觸就無力拍翼,我努力讓自己飛得很高很高,俯瞰下去,理工大學的天橋成了一道火橋,走到橋上的人,抵抗着橋下無間斷發射帶刺激氣味的白煙,那些煙令人類流淚,也令我和我的同伴難受。

這些不是香港人的日常,日常的香港人很平和很膽小,就連給我們餵食也害怕會抵觸法例的一些年輕人,這天卻如戰士那樣冒着被殺的風險,死死地在街頭對抗着。看在眼中,我十分難過,他們要這樣堅持,放棄了自己的未來,有人甚至會放棄自己的生命。許多人都不明白年輕人的想法,但我卻很理解,生命有限,能夠在有限的生命裡去做自己尊崇的事情,但那種代價,卻不是年輕人應該付出的。

我的使命就是在自己能飛的時候盡量飛一會,鳥瞰這世界的和平,卻不是此刻在城市中心逃命,與同伴失散,無力再飛。看着年輕無助的人死死抵抗白煙,有權力的大人們,何必再這樣苦苦進迫,能不能像放出白鴿那樣,釋出善意解決危機,若要玉石俱焚,那不是美麗城市應有的下場,能否理解他們不放棄的原因,走出來聽他們心聲,收起白煙及子彈,放一張長桌數張椅子,坐下來,與他們談談。

一個曾與我同飛的朋友,不幸中了白煙被迫降在鬧市的街道上,牠的眼睛無法張開,正當以為要死去之時,卻有一個人將清水徐徐倒在牠的頭上,為牠清洗被白煙弄痛的臉和眼睛,同伴看着為牠清洗的那個人類,其實他也隨時會再被白煙攻擊,卻無悔地為牠洗臉。朋友知道,那個走在前線的年輕人類,內心是善良的。

努力拍翼,總算飛離了戰區。白煙離我愈來愈遠,我卻聽到人類在吶喊,那聲線很揪心,在煙霧彌漫的半空,迴盪良久。過去數個月裡,我和同伴在尖沙嘴的家,已被白煙及藍水多次染污,有的同伴飛到屋簷上,沒有勇氣降落地面,有的同伴降落到地面後,受不了那污染的氣味,體力不支地倒下去,再也不能高飛。

飛了好一會兒,看到不是石磚鋪成的行人道。我已累極了,就降落在這地方吧。沒有食物,沒有同伴,這街道平靜得可怕,沒有車,也沒有人。當我的雙腳着地後,突然感到身體很重。

我嘗試再拍翼,力不從心,放棄了再飛,就由雙腳慢慢走一會,走到最後無力時,就讓身體傾下來,躺在這無人的街道上,閉上雙眼,匯合我的同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鴿子    白煙  理工大學=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