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餐

林平誌 於 21/1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記得她最喜歡吃這餐店的豚肉丼,記得她吃這店的豚肉時,有一個怪癖,總是會堅持把一片肉分開三次來吃,每一片肉都是,每一次都堅持只咬三分一片。她咀嚼時的模樣令我印象深刻,小酒窩和蘋果肌都十分好看,而她每吃完一片肉,就會喝一口那餐店加了數片青檸的冰水,很記得她喝完水後笑着對我說:「唔使錢架,你都快啲飲多啖!」(免費的,你也快喝多一口)

很久不見,我不知道她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五年前的一天,她告訴我,拍拖十多年的前度,竟然突然告訴她說愛上了一個比他年輕十年的女子,然後還發生了關係。她跟我說了這事,然後約了出來吃飯,她還是選了那間日式餐店。我基本上不會問她想點什麼餐,侍應一走過來,我就稱要一個豚肉丼及一個牛肉丼,侍應總會主動在我們面前,細心而優雅地將她水壺中的青檸冰水,分別倒進我們眼前的透明水杯裡。

她舉起杯要跟我碰杯,我知道這不是慶祝的動作,是她訴苦的啟示。我無奈與她碰杯,喝一口冰涼的水後,我靜默下來,等她說話。在我面前,她從來坦白。她說曾經想過啞忍和當那件事從未發生,反正男人的那話兒也不只會進入一個女人的身體。對,她是個傻的,在感情事上,她從來都很禮讓。我問她,那男人是跪求原諒,決定與那女人斷絕來往嗎?

「不,他說他愛上她了,不求我原諒。」她瀟灑地說,然後一口氣把冰水喝乾。侍應看見她的水杯乾了,很快過來為她再盛滿水。我從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目前狀態其實不差,若果原諒了那個渣滓,那豈不是讓他以為自己的那話兒即使進入不同女人的身體也從無後果。我讚她很聰明也夠決斷,舉起手中的水杯,跟她碰杯。

她卻說,男人會改變,感情再深厚的男女,都會有背叛對方的時刻。她向我做了一個奇怪的面部表情,不能稱之為鬼臉,因為她的確很漂亮。豚肉丼來了,她不客氣地首先夾起一片肉,又再咬了三分一片。

有些事,不像感情事,可以堅持很多年,甚至一輩子。

我看着她咀嚼的樣子,心中想起這句話,卻始終沒有開口跟她說。她還是每片肉分三口才吃完,細膩地用筷子夾起白飯,再優雅地放進口中咀嚼,看她吃飯,就如欣賞藝術品。吃飯時,她沒有表露出那種受情傷的情緒。我的牛肉丼也送來了,我卻是很急就章地嚥下大片牛肉,然後拿起碗來將飯撥入口中。她常笑我不斯文,其實在她面前,斯文或細心,都不會讓我在她心目中加分,或令她改變,就像她只喜歡吃豚肉,我就鍾情牛肉。

那一次由我結帳,兩碗飯一共是145元,即使我們各自喝了三杯有着青檸片的冰水,都不用收服務費。她卻不喜歡欠我的錢,送她乘車後,我很快就收到一個Payme訊息,「68元,Lunch」。我跟她說了聲下次一定請她吃飯,只要那店還在,以及我們仍在香港,的話。

來到今年,她不在香港了。在她離港前,我們也偶爾相見,大多都在那家餐店裡,吃着我們熟識的丼飯。她自從與前度分手後,邂逅了一個較富裕的男人,浪漫求婚後,決定舉家移英國。對,她成為了人妻,我選擇留在香港,然後默默祝福她。

當我再去光顧那間日式餐店時,卻發覺裝潢改變了。我與一個朋友一起午餐,是我推介的,說這店的丼飯味道不俗。他笑我是否與情人常來,我笑說不是,只是朋友,一個知己。我看到桌上印了一個點餐的QR Code,侍應沒有前來服務,也沒有為我們提供青檸冰水。朋友說如今很多食店都在使用手機點餐,着我自己動手吧。

我們點了餐,侍應來到放下一張帳單,不發一言就離開了。我感覺一切變了,很想跟侍應說聲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我懷念從前和她一起吃丼飯的美好時光,侍應會為我們不停添水的時光。然而,我的朋友看到帳單後就火冒三丈,「最撚憎啲餐廳叫人自助點餐,呢間仲夠膽收人Charge?」(最討厭要客人自行點餐的餐廳,這一間還要收10%服務費)

然後我才看看帳單,原來真的在總數後,收了16元的服務費。而我感覺自己失去的,不單是那個吃飯時動人可愛的她,還有這間維繫着我們關係的日式餐店,很想說聲,到底發生過什麼事,為何完全沒有了服務的餐廳,居然會厚着面皮要收客人10%服務費。

我一邊吃着牛肉丼,一邊回憶着從前。坐我對面的朋友,卻在笑我,稱我是個另類大情聖,反問我:「其實呢個世界上啲男人再衰都好,你都冇乜可能要個鍾意男人嘅女仔鍾意你掛?」(無論這世上的男人有多壞,你也很難要一個喜歡男人的女人喜歡你。)

我向他報以一個極具恨意的鬼臉,然後向他舉起筆直的中指,再拿起碗來,急躁地將飯撥進我的口裡。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P.S.故事純屬虛構,服務費的確有收

後記: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手機點餐  豚肉丼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