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不是錯誤

林平誌 於 22/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ERROR在電腦世界裡,是種不被喜歡的狀態。在如今的香港,ERROR卻是開創電視先河的一隊人氣組合,可以說是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境界。他們四個各有千秋,相信千萬文字人都在為他們筆耕,而我一向都不會沾到光,或引用他們的用語,即使寫他們也不會令我自肥,因為我就是那種不能肥的路人。然而即使只是繼續做路人,也希望筆下有一點肥味。

自肥,變了21世紀2021年的新詞語。相信很快被納入網絡詞彙中,甚或已經被收編了。我因工作關係不能實時看自肥企画,那夜與不如在網上重溫了許多集,由凌晨12點看到2點,一集一集的看(尚未追到結局),欲罷不能,除了令我笑得開懷外,也體會到原來電視界線或框架阻礙了創意多年,如今他們示範拆走那些框線,令電視節目變得鮮明而跳脫,是真的有種層出不窮的分野,甚至有種星爺式的無厘頭,令人無論重看多少次都會捧腹大笑。

對比起MIRROR那種人氣及青春偶像,ERROR也許一開始是走配角路線,對比起1999年出生的姜濤,ERROR成員中最年輕的保錡也剛過了30歲,其餘三子都在1990年出生,如果說是英雄遲暮會有點誇張,但那種大細路的混身解數及豁出去的演澤,卻令觀眾在笑聲中收獲一些眼淚。

我最喜歡的是肥仔,小時候的笑話說每個肥仔都有同一個姓氏,而這個肥仔姓梁,叫梁業。對上一篇寫了中六的一個女同學,而這一篇寫的肥仔,也與我的中六另一個同學有關。他是肥仔的親生哥哥。看見他在Facebook上打出「secured」這英文,就知道他們的兄弟情不俗,早在數年前,哥哥就說弟弟掙到錢後,送他一部電腦,這話記憶很深。

肥仔最經典的一幕,是站在水池上翹起屁股,在沒有準備下被人用手指刺激屎眼然後直插粘粘的水池。那不只是為了藝術而犧牲,令我想起中學時被同學那樣攻擊屎眼時的痛,若展現在大銀幕中,那會是很多重的震盪。當然,劇中強調沒有演員受到實際傷害,也許那個攻擊是就位而促成的,純粹是戲劇效果。

這一招在早前重播的「何必有我」,1985年時肥貓被大傻欺凌時曾出現過,是許多中學男生的惡作劇,也喚起那份青春的尷尬。而重新出現在21世紀的電視畫面上,我覺得演員要犧牲自己逗觀眾笑,的確很成功和破格。然而觀眾,至少我,會為那種豁出去的演澤對肥仔深深欽佩,也有種不知怎樣形容的心痛。

阿Dee的忍者造型衝出去跌進陷阱的一幕,我看後傻笑了良久,真的沒有了那種少年1516時的開懷大笑,那種不曾預期的跌,以及他那種真實的表情和反應,都是預設了的橋段中不可能出現的。自肥企画的放及真,是這劇吸引大人細路齊齊重新看電視和期待電視的理由,謝謝他們那種真得來有點痛,痛得來又很爽脆的演出。

我只看到很表面的意思,就是不受制於傳統的框線,即使被雪藏超過3個月的保錡,看他的落力及表現自我的上進,會很容易就抹走他的壞印象。尤記得搖搖挑戰中的那個眼神,影帝級人馬也不會出現那種眼神,因那是在錯誤中不停練習和改進,屢敗屢試的真情流露,讓人覺得一個人為了一個不可能成功的挑戰而一直努力,為何不能原諒他因一時不智而犯下的愚蠢錯誤。

至於193就很直腸直肚,我和不如都覺得他太像森美,有時候會有種「其實森美不會這樣搞笑」的錯覺。他的高度令他變得很亮眼,也因他的高度令他出名,常被死亡行星攻擊的畫面,我曾質疑究竟會不會那樣痛。但當他有一次被彈中下體時,故意去掀起褲子說下面紅腫了,我除了欣賞他的苦中作樂外,也讚賞他為藝術而犧牲的偉大。後來即使電視畫面強調沒有演員受到真正傷害,我都覺得他的下體的確紅了,而且很痛很痛。

電視台的拍攝哲學衝破了制肘,現今許多公司甚至專門無厘頭搞笑的Youtuber都不敢如此進行,在香港人愈來愈難笑,快樂愈來愈躲藏的年代,原本已漸被唾棄的電視機,竟成了逗得部分香港人開懷的工具。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一定的ERROR,然而每個人都不一定懂得去面對ERROR,如今ERROR教曉我們大笑,教曉我們ERROR不是錯誤,在人生的哲學課中,每個人都可以自肥,希望不要自私。

註:攝自Viu TV畫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ERROR  肥仔  自肥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