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見過最內斂而誠懇的保險從業員,但這樣的人能生活得好嗎?

Charis Hung-Life 於 02/04/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必須要說,當我知道這次的朋友仔找我書寫關於他從事保險的故事時,我是帶著戒心前往的。我並不害怕他sell我保險,畢竟我早已投保了,而且我亦窮得再沒有餘錢購買更多的保障,但我害怕要是他的故事太煽情「熱血」,我該怎麼辦?是不是該向他抱歉,說這不是我的風格我寫不出來(偶然耍一兩次小任性拒絕工作,我現在好像可以負擔)。但長久以來的經驗讓我知道,我們不該單憑一個人的身分去判斷一個人,每次出來與陌生人見面都是一場驚喜。果然,經驗的累積並不是白費的,穿著一身簡潔素淨的他來到我面前,靦腆地微笑著對我點頭:「我係Katon。」

與Katon傾談時,我一直覺得坐在我面前的不是保險從業員,而是不知從哪處藝術中心走出來的青年……或是中年?笑,畢竟他都38歲了,不是那種青澀的感覺,但有一種令人很舒適的沉穩。喜歡日本的他,大學時到了日本留學,回來後先後在兩間日資公司工作了接近十年。問他為甚麼不再做下去,他苦笑了一下:「日資公司好講論資排輩,好難升職。」老實說,我很喜歡到日本旅行,但要我在那裡生活我真的打死不從,我不喜歡那種充滿階級的味道。「同埋第二份工經常要去公幹,32歲嘅時候,我嘅小朋友出咗世,我開始諗未來人生點先可以有更好嘅發展。」

經歷了一段短的空白期後,他決定嘗試走上保險這條路,一走便到現在。但他不是意氣風發或是一臉幸福地對我說:「呢條路我真係揀得好!」相反,他整個人都籠罩在迷惘之中。怎麼回事?

「我未做保險之前,我一直覺得買保險係好理所當然嘅事。正常人都會買,係一種風險管理。好似我就係大學一畢業就開始買。但係我做咗呢份工之後,先發覺從前自己以為嘅所當然好似唔係真係咁理所當然。」他稍為地有點苦惱,我示意他繼續說下去:「即係呢……有啲人係唔會買,但買咗嘅人其實都好似唔知自己買咗啲咩,只係覺得買咗就夠。當然,有部分責任係嚟自經紀……」我不禁會心微笑,他實在觀察入微,完全看透了問題所在。「所以我初做嘅時候,都覺得好有挑戰性。我會好想解釋清楚畀個客聽份保險嘅嘢,講晒之後,再交畀個客決定買唔買。」

他緊皺的眉頭沒有鬆開,我忍不住打趣:「然後你發覺自己同身處嘅保險行業格格不入?」他嘆了一口氣:「我入行之前,冇諗過自己可能都屬於高敏族。我對於人哋嘅行動、回應我都會好在意,我好希望自己冇令到佢哋唔舒服,希望佢哋係考慮清楚再落決定。」而我特別欣賞Katon在整個對談中,沒有絲毫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想法,他只是疑惑為甚麼別的同事或同行都能從容地在客人猶疑時適當地施加一點點壓力或動力促成保單的成功,但自己為何卻做不到?「我有時會諗,係咪我嘅性格唔啱做呢行?」我心裡在大喊:是YES也是NO。我偶爾會覺得,靠銷售保險而大富大貴的人大概都沒在把良心放在第一位,他們的第一位該是成功簽署保單(當然也可說是我的偏見喇)。Katon是個有良心的人,他會在乎對方買了這份保險後經濟會不會變得吃力?他會想這份保險對方真的需要嗎?事實上,我覺得這樣的考慮本應是保險從業員該有的道德。奈何忠直的人,後面好像都是跟著乞食。所以他適合賣保險嗎?YES 也是 No。我想其實他自己也很清楚。於是我只是問:「噉你點解一直做落去?點解唔轉工?」他又陷入了苦惱,然後才回答:「如果我辭咗職,我啲客咪變咗孤兒單?」我真的想起身為他拍掌。連人生規劃也在想著他人,如此盡責的經紀到哪裡去找?

「噉你而家生活OK嘛?」
「呢個就係我撠嘅地方,我老婆都笑我,如果我撈得好霉,我應該一早轉咗行;但如果我撈得好順,而家應該唔使咁苦惱。我覺得自己係勉強夠生活。」
我打開了他的IG,說:「其實你好犀利,如果唔係因為你一早同我講你做保險,我係一啲都睇唔出。以你呢種咁內斂嘅銷售手法,你都冇食風,應該真係你做得好。」
他笑笑:「我係一個本身好睇重私隱同生活低調嘅人,所以唔係好鍾意post嘢。」
我按捺不住一直以來對保險行業的疑惑:「我反而想問,點解你嗰行啲人成日都要懶熱血甚至煽情地講到可以幫到人真係好開心,又成日強調好有意義,為個客點樣點樣著想,唔知真係以為佢哋做緊義工定生命導師。即係點解唔可以平實啲,其實保險都係一買一賣,大家都係要求或者做緊份內事。」我和廣大的網民一樣,有時近乎是以恥笑的行徑在看待這些帖文。要講偉大,醫生之類的才算吧。但你不會看見有醫生日日出Post說:「我真係好開心!我今日又救咗一個人!救咗佢仲開心過我自己中六合彩!」
但Katon卻很認真地回答:「係一種文化嚟,而且係真係有助跑數。」

瞬間我不敢佻皮下去,而是和他認真討論起來:「其實我覺得宣傳係需要,尤其你呢啲係靠人先可以持續落去嘅行業。如果冇人見到你認識你,你做得再好都冇用。所以,你有冇諗過都試下用social media講下自己嘅保險就業情況?」
「我最近真係有嘗試,近呢兩個月我有喺Facebook出下post。」
我問他借電話看看他的Post,嗯,是一句起兩句止在講保險的重要。
「有冇咩成效?」
「好似冇乜。」有才怪喇。

來到這刻我覺得自己也走心了,我聆聽故事時其實很少給予那麼多建議,但看著他我真的忍不了口,又或許是我看見了從前自己的影子:「我想同你分享,以前我對於宣傳自己呢件事都好撠覺得好尷尬,即係我都會有種諗法係『有麝自然香』,唔使成日出post煩到人啦。但現實係社會講求包裝,事實係你唔話畀人聽你做緊乜,人哋又點會知你發生咩事?所以我而家有時出去做嘢都會打卡,又會定時定候分享下自己狀況。我第二本書出得成,都係多得我出咗post先有出版社接觸我。人哋要見到你嘅成果,先會對你有信心。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嘗試開放自己多啲,未必係改變你銷售保險嘅態度,不如話我希望你唔好變,我希望保險界多啲你呢啲人,噉先係真正造福人群。你要變嘅,只係學識適當地包裝自己,例如我覺得你搵我寫你嘅故仔真係搵啱人,係個好開始!之後你其實間中出post話畀人聽你工作嘅成果,例如成功幫客claim咗啲咩單,如果有趣事又講下已經足夠,最緊要唔好太over,千奇唔好講咩幫到客人嘅成功感仲大過簽到一份保單。No,it’s too much。如果你真心噉諗,放喺心中已經足夠。」

最後我問:「你覺得你喺呢個行業,做得開心嘛?」
他露出了笑容:「當我可以成功幫到有需要嘅客人安排到好嘅醫療服務,佢又唔使擔心錢嘅時候,其實呢件事都令我幾有滿足感同成功感。」
「噉幾好呀,你都冇入錯行。」
我們這些稍為有點懶清高的人,其實只是需要放下一點點界線融入這個燈紅酒綠的世界而已,我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活得好好的。

P.S. Katon(IG:katon_f_ / FB:Katon Fung)現時是在宏利擔任保險經理,反正他不是那種催谷型強勢型的人,所以不用害怕喔,有需要的朋友即管向他咨詢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