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友

Charis Hung-Life 於 11/08/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朋友說他最近開始寫信。
信呀……我已經很久沒有寫過信。
自從電腦開始普及,email漸漸取替了信件,電話的聊天軟件那麼多,任君選擇,由Whatsapp、Messenger、Line到Snapchat……應有盡有,寫信顯得有點多餘,也讓人覺得彆扭。
但我總覺得,寫信是件浪漫而奢侈的事。
不是嗎?
買美麗的信紙,一字一句寫下想講的說話。這年頭單是手寫字已經顯得珍貴,再花個幾天才送到主人家的手上,那微妙的時間差,我認為剛好是人類相交最合宜的距離。
而時間那麼寶貴,我們卻安靜下來,坐在書桌前靜靜地寫,這不是最奢侈的事是甚麼?

我曾提議和K互相寫信,但他說要講的話見面時和電話中已講了,寫信好像很奇怪,我唯有就此作罷。
可是啊,我覺得寫信和平時講的話才不相同呢。
就算開頭只寫最廢話的「你好嗎」,但因為後續還要寫下去,於是便必須想一些比較特別或是有趣的事,寫著寫著,或許就會將平日難以宣之於口的話都不知不覺傾倒出來也說不定。
心事都需要媒介才能現身,不是嗎?
不過比起收到我的千字文,K大概更想要有自由和平的安樂空間吧(笑),畢竟生活已經令人如此疲累。
回想,關於寫信最近的記憶,大概也已經是小學的階段。
那時上網還會限速,有些人是用電話線上網,上了網電話就會打不通。
我家的上網雖然繳交月費,但每天只能上網兩、三小時,超過了某個時間,就會開始額外收費。
是那樣的年代,現在真的難以想像。
那時聊天軟件只有ICQ,ICQ可以只用名字或一連串number搜索人,和後來的MSN用email作搜尋不一樣,所以那時候認識陌生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我常常和陌生人聊天,討厭講電話的我當時甚至和一個男生講過電話,後來還約他返教會,但現在我連他的樣子是怎樣的都忘記了。

無法經常上網,所以那時候會和聊得投契的人交換地址,寫信做筆友。
現在回想會覺得頗危險,果然小孩就是甚麼都不怕。
我記得曾經和一個女生做過筆友一段日子,我們分享各自的生活,因為對對方一無所知所以更能敞開心窗講所有事情,偶而會在信裡互送一些小禮物,像貼紙之類。
那時去文具店買美麗的信紙成了一件開心的事,在等待收信的時間也是樂滋滋的,從信箱看見信件快樂則達到了高峰……
搞笑的是,當時我和這個女生其實住得很近,步行距離大概就是15–20分鐘,但我們始終沒有見過面。

如此快樂的事後來還是沒能持續落去,升中以後大家就開始變得忙起來,而且新生活也需要我們更多心力投入,久而久之,彼此就斷了聯絡。
成長大概就這樣,我們在得到一些的同時,必須放下一些,不然便前行不了。
而所有親密的關係變成疏遠也必然是這樣,我們給予對方的時間漸漸減少,直至彼此消失在對方的日常為止。

婉惜,但我並沒有過於傷心,畢竟這就是人生。
緣起緣滅,我們也只能順其自然,可是,至少回憶很美。
現在講起筆友,我的內心都是明亮的喜悅,奏起的都是歡快的音樂。
這樣已經足夠。
有些朋友已漸漸在我的人生中褪色,可是誰知道呢,當緣份再次接駁,或許我們又會變成對方鮮活的顏色,交往起來。

雖然難以想像我會再到文具舖挑選信紙寫起信來,但我覺得其實我還是有若干筆友,只是他們並不定期寄信。有些讀者每隔幾個月便會出現,和我講講生活;有些可能相隔幾年,整個人都變化不少,也經歷更多;而有些,則只是一次露面,爾後沉去。
每次收到長長的訊息,我都很喜歡,有著一種彼此陪伴的感覺。
也覺得那樣很好,我還在這裡,我還能在這裡,而幾時你想起我,我們便能再那樣,溫柔地聊起一切,雖然有時候是些痛苦的事。
你們會對我說很高興看見現在的我在做著喜歡的事,而我也一直等待,等那天你也告訴我現在的你能活得比較輕鬆,可以從容一點面對生活對我們的張牙舞爪。

我會一直在這裡,成為你們的筆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筆友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