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改變的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但……

Charis Hung-Life 於 09/1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有個朋友,母親常無故發脾氣,對她多番刁難。
她總是像哄小孩一樣,放低自己去氹她,就算自己沒有錯她也會道歉。
久了以後,她感到疲累。
有次她問母親為何這樣對她,她的母親說:「因為你生得好似你阿爸(她的雙親已離異),我見到就覺得憎。」
她複述的時候眼泛淚光,委屈地說:「我生得似阿爸我都唔想㗎嘛……」
我的心一陣揪痛,只好拍拍她。
旁人聽著都覺得難過,實在不知道當事人如何面對那傷口。

後來她和母親再沒有說話,同住一屋,但大家都不發一言。
她說這樣更好,至少不用懷抱著希望卻一次又一次被狠狠擊倒。

要是年輕的我,大概會認為和最親的人隔著鴻溝怎麼會好呢。
就算表面舒服,內裡還是疼痛。
唯有和愛的人相親,才會真的幸福起來呀。
所以以前我才那麼執著希望家裡變得「正常」起來吧。
可是現在我已經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你一廂情願就可以,除了你以外,還有他人的意願和屬於每個人的限制。
如果你已經嘗試過盡力了,我覺得放棄實在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很多時,我們其實都只能兩害取其輕地活著。
人生就是學習命運不如你所願時要怎麼活得自在。

而我的朋友,真的努力了。
她和母親一同見社工,遵照社工的意思,按著建議做,比如多表達自己,也和母親去逛街,做一些令彼此都快樂的事。
可是漸漸她發覺付出的只有她一個,而母親只是不斷苛索,更糟糕的是那個社工大概發現母親好難搞,慢慢的只對她施壓,要求她多體諒母親,站在母親那邊想。
「我覺得見社工對我嚟講都成為咗好大壓力,所以我開始避,唔想再見佢。」

人就是這樣,總是欺善怕惡。
內心想的可能是那個人沒救了,放棄吧,於是把火力對著那個願意改善的人全開,卻沒想到那可能成為另一種傷害。
不要為了捨難取易,就錯看重點。
雖然說一隻手掌拍不響,但有時明顯是有一隻經常大大力拍過來才導致情況發生,怎能反過來欺壓默默承受的另一方呢?

早前有一套韓劇叫〈靈魂維修工〉,講一個精神科醫生如何醫治精神病人。
內裡有一個個案患上了異食症。
男人的父親由細到大總是責備他沒用。
家裡不見了錢便認為是他偷,毒打了他一身(事實是兄長偷的,後來父親知道了卻沒有更正,也沒有道歉。);他離家出走了一周,終於無處可歸選擇了回家,卻發覺父親和哥哥正大魚大肉,一點也沒有發現他不見,因為太肚餓,他偷偷把紙浸濕慢慢吃掉。
從此以後他每當遇到焦慮的狀況便會忍不住吃紙,後來還開始吞吃其他東西,終於進院了。

醫生在想著該如何著手去治療時,說了這樣的話:「有問題的其實不是這個男人,是他的爸爸呀。要處理了這方面,男人才能得救。」
他的學生說:「男人都不願承認自己的問題,何況是他的爸爸?不可能接觸到的呀。」
但醫生沒有放棄,把男人帶去見他的爸爸,鼓勵男人說出多年以來藏在心底的苦澀和疼痛,男人的父親一如預期瘋狂地責備男人,男人低下頭又開始有點焦慮,但就在這時,男人父親的假牙因爲罵得太激動而脫出飛跌在桌上。
零點零一秒後,醫生忍不住大笑,男人父親因為丟臉而衝出門口。
醫生對男人說:「你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小男孩,父親也不再是當年那個令你恐懼無法動搖的巨人。你長大了,而他老了,你不需要再害怕他。我不會叫你理解父親,我們的治療從現在開始,先從你失去的自尊慢慢建立,好嗎?」

天呀!!!這才是真的是幫到受害者的舉動好不好!!!
為什麼總是逼迫受害者要想開點,而不願正視他們真的被加害者傷得很深呢?
不解決掉拿刀的人,被刺的人怎可能康復而非血流不止?!

香港的醫療體系應該沒法讓精神科醫生對一個病人投入那麼多時間和資源,他們只要把病人當人看就好了,所以作為朋友和鄰舍的我們,在接觸那些受傷的靈魂時,必須分清楚誰是受害者,誰又是加害者,不要統統各打五十大板就算。
的確,沒有人完美,也沒有人不是罪人,可是確實有人錯多一點,也有人的罪重一點啊。
不要因為那個人講道理就要求他改變更多,對不講理的人就採取放任態度。
正如去年示威之時,總有人擋著示威者反擊警察/藍絲/公安,卻甚少人阻擋警察歐打示威者。
Hello?你腦子沒問題嗎?
幫倒忙的人比甚麼都不做的人更惡劣啊。

希望大家都能做個有愛又有智慧的人!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靈魂維修工  受害者  加害者  改變  社工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