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麻甩短故] 當我多一晚的情人好嗎(五)

麻甩系文青 於 15/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激情過後,只剩下令人生厭的汗水。
剛才讓她陶醉的男人的氣味,現在只讓她皺眉。
他喘著氣,然而這種嘆息聲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他的手臂象徵式地向她一甩,顯示自己不是做完就睡的男人。
不過他已經閉上了眼,再也不發聲,彷彿已經入睡了。
她不禁一笑,做完就睡,可真是典型呢。

她悄悄地站起來去洗澡。
皮膚上還殘留他的痕跡,手印、唇印。
她關上門,對著鏡子沉默了。
這算甚麼?
充實過後的空虛特別難過。
在那個男人佔有她的時候,她覺得碎落一地的自己被緊緊包圍著,有一剎那甚至,好似成為了一個完整的個體。
可是,現在他離開了,她又重新散落一地了。
她走進淋浴間,任由暖水包圍著她。
時鐘酒店的沐浴露有種刺鼻的味道,她從不喜歡。
但在這個時候,她需要的一刻的清醒。
剛才酒還未醒,也不覺有甚麼問題。
現在稍稍清醒了一點,內疚、羞愧、恥辱、通通湧上心頭。
她把自己當成甚麼了?
她輕擦著那不知有多少男人撫摸過的身體,思考著在她身上留下痕跡的人,又有多少個可以在她心中留下烙印?
已經忘記了當初那一個人的手的感覺。
已經忘記了當初那悸動的感覺。
雖然青澀而生疏,但是每一個動作都是愛。

不過,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這也許只是她的一廂情願。
也許,過去的他和他和他和他和他,也是閉上眼想著其他人。
真有趣,當兩個人的身體無法分開時,兩個靈魂居然可以相差那麼遠。

酒漸漸醒了,她的頭昏昏沉沉。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